常熟碑刻精品赏析 -w66利来

各位尊敬的观众及市民朋友:

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发展,苏州博物馆2020年度新志愿者招募工作将推迟启动,具体启动时间请关注苏州博物馆w66利来官网或微信公众平台发布的通知。

感谢广大观众及市民朋友一直以来对苏博志愿社的关心与支持,苏博志愿社的全体志愿者也将持续提升服务水平,用热情、专业和耐心服务更多苏博观众。

同舟共济,共克时艰,相信我们定会战胜疫情!

苏州博物馆

2020年2月7日

关闭
时间:2015年06月13日 浏览次数:26049

作者:王燕华

常熟碑刻历史久远,数量众多,博大精深,书体各异,堪称中国古代书法艺术的又一座宝库,同时又是江南碑刻的重要文献资料。《苏州常熟县乾元宫兴造记》《尊经阁记》《崇福庵佛殿记》《重建常熟县城记》《行乐歌》《地藏庵记》《半野新园记》和《常熟县北门外陆莲闇记》等八件碑刻的撰文者分别是“东南文宗”钱谦益;会试第一、殿试第二、时任翰林院侍读瞿景淳;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大清官吴讷;工部员外郎、著名文学家、教育家钱仁夫;山东按察副使、钱谦益外祖顾玉柱。书写者分别有“吴中四才子”的大书法家祝允明、文征明,篆书翘楚杨沂孙。其中《重建常熟县城记》,瞿景淳文、文征明书、吴鼒刻,文、书、刻俱佳,人称“三绝”;《地藏庵记》,钱谦益文、严熊书,师徒连手;《崇福庵佛殿记》,钱仁夫文、祝允明书,名人合璧。《半野新园记》见园林美学情怀。《行乐歌》开创虞山诗歌新风,是白茆山歌的前身。《苏州常熟县乾元宫兴造记》,是晋唐遗韵与北宋书风的相会,别具一格。尤其原碑碑文的著录,将碑帖保留了原石的风貌。

《苏州常熟县乾元宫兴造记》,北宋崇宁五年(1106)刻,石碑高083米,宽053米,厚016厘米,碑文21行637字,沈坰撰文并书写,姑苏申屠宗震镌刻(图一)。沈坰书法清秀骨瘦,笔画瘦削,坚挺刚劲,横划收笔带钩,竖下收笔带点,其钩、撇、捺处均能体现出一种独到的潇洒俊逸,而连笔却如游丝飞舞,锋芒外露。这种瘦挺爽利、侧锋如兰似竹的书体,是需要极高的书法功力、涵养以及神闲气定的心境来完成的,因此后人尽管习之甚多,得其神韵者甚少。沈坰碑文称“吴郡人”(今苏州),过去对他缺少介绍,其人书法写得相当好,我们可以从这件《苏州常熟县乾元宫兴造记》碑刻中看出其书法神清气雅,真如高人逸士超凡迈俗,无一点烟火气息。面对这件书迹,不禁使人想起林逋那“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著名诗句。此碑小楷是晋唐书风,小楷时至唐代,被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贺知章、钟绍京等推上了新的历史高峰。特别是佛教写经借此得到了极大地发展,其中流传的有敦煌出土的柳公权书《金刚经》等。晋、唐时期的小楷由此成为我国书法历史长河中的一颗灿烂的艺术明珠,被统称为“晋唐小楷”。此碑小楷,在俊逸的晋唐书风中,时见此宋瘦金体风格,形成古代与当世书风的会合,特色较为鲜明。



图一《苏州常熟县乾元宫兴造记》拓片

《尊经阁记》,明正统六年(1448)刻,石碑高208米,宽108米,厚025米,碑文三十行,计1379字,其中有两字磨损,由都察院左副都御史致仕邑人吴讷撰文,江阴人严雍篆额,庠生张绪书,知县郭南立石,邑人吕顺镌刻(图二)。张绪的书法特点是笔划平正,结体整齐, 工妙于点画,神韵于结体。平正而不呆,齐整而不拘。古人说“楷法欲如快马入阵”,“大字难于结密而无间,小字难于宽绰而有余。”要的是严整飘扬、犀利飞动。张绪的书法出此等神韵。读之如见刚柔兼洛的才俊青年,端庄秀丽,精神焕发。


图二《尊经阁记》拓片

《崇福庵佛殿记》,明正德八年(1513)刻,石碑高145米,宽076米,厚0175米,碑文20行501字,常熟籍工部员外郎钱仁夫撰文,吴门著名书法家祝允明书写(图三)。祝氏书法以狂草居多,正楷极少,此碑在中国碑刻及书法史上很具价值。结体稳重而不失矫健,笔划遒劲,运笔练达。当代著名书法家言恭达评其楷书“虽循规矩,大饶风趣”从此碑中可得之。书中在老辣之外,能见其所蕴涵之古拙、端整之趣,同时亦不乏清逸、出尘之想,并在此基础上,融入己意而独树一帜。这不能不说是一件堪供、研究和学字的好碑。一般说来,书法诸体中,楷书易学而难工。以楷书知名者,个性也往往不甚鲜明,唯独于祝枝山不然。祝氏在楷书方面,不求工而自工,且个性分明,自出天然。此书既有端庄、工整的一面,也有飘逸、洒脱的一面,反映出祝氏壮年的老辣书风。此作为祝允明传世书迹中罕见之精品,因而名家,推崇备至,能成为后学之津梁,正可谓实至名归。


图三《崇福庵佛殿记》拓片

《重建常熟县城记》,明嘉靖三十三年(1554)刻,石碑高35米,宽109米,厚025米,碑身高224米,碑文二十一行,计905字,由时任翰林院侍读瞿景淳撰文,由文征明书并篆额,石刻家吴鼒刻(图四)。文征明的书法特点表现为书法工整、平正秀实。文征明对于写字,从来不马虎草率。有时给人回信,稍微有一点不符合心意,必定会不厌其烦地改写到满意为止。因此,他越到老字越精致巧妙,而此碑《重建常熟县城记碑》正是出自文征明80高龄时的作品,文征明写此碑用的是行楷。行书会于楷书和草书之间,它比喻书的书写速度快,比草书写于辨议。编近草书称草书称行草,偏近楷书称行楷。行楷是最有实用性的一种书法体。在艺术上文征明善于画山水,花卉、兰竹、人物也很精妙。书法以精整见长、圆劲古淡,所有小楷至称誉后世。其次子文嘉说他的书法“始亦规摹宋元之撰。既悟笔意,遂悉齐去,专法晋唐。”明王世贞说:“待诏小楷师二王,精工之甚,惟少尖耳。……少年草师怀素,行笔仿苏、黄、米,加以苍老,逐自成家。”此碑之文氏行楷,是其老年力作,已达炉火纯青境界。全碑书写挥洒自如,灵秀俊美,又稳健庄重,遒劲畅达。



图四《重建常熟县城记》拓片

《行乐歌》,明嘉靖四十三年(1564)刻,石碑高144米,宽078米,厚025米,碑文二十行,计580字,由山东按察使司副使、邑人顾玉柱撰书并立石(图五)。在其所立《行乐歌》碑中,以山歌形式叙事。这块碑刻结体开朗,用笔朴拙,开书中偶见行书笔意。这首行乐歌笔墨中,没有豪迈诗人的狂放,没有落泊贵胄的悲哀,有的只是隐者的无为淡定。书家的至高境界应是“正”“奇”相成,是沉著、痛快合二为一。



图五《行乐歌》拓片

《地藏庵记》,清顺治十八年(1661)刻,石碑高102米,宽092米,厚025米,碑文六十八行,计723字,由孙七政捨地建,撰记者是礼部尚书钱谦益,书丹者严熊是钱谦益弟子(图六)。名人师徒联手,本已惜贵,更可称道者,此碑是唯一隶书碑刻。严熊父严栻、祖严泽、曾祖严讷都是书法名家,严熊幼承庭训,七岁即能放笔作大字。此碑隶书风格近曹全碑,结字精细工整,疏密有致,神韵古朴。


图六《地藏庵记》拓片

《半野新园记》,清道光八年(1828)刻,石碑一共有四块,石碑高031米,宽0735米,厚009米,碑文九十三行,计992字,由常熟人官至山西河东道的张大镛撰文,无锡著名篆书家邵涵初书写(图七、图八、图九、图一○)。邵涵初擅长大小古篆。至今无锡风景区仍保存其篆体“二泉书院”等书迹。清代王澍等人,以瘦锋作玉筋篆。因袭前人,无甚可观成果,随着碑学大兴,搜罗书写此碑金石文字,探索一代新书风蔚成风气。邵涵初以其独特风格的篆字书法,介于“玉筋篆”与“铁线篆”之间,别开局面,用中锋运笔,园转流美。“令人耳目一新,使篆体这种已失去实用价值的文字以其独特的美感在书法艺术园地中重新放出光彩。通篇气韵古雅,法度森严又自出新意,给篆书注入了活力,其功不可泯。


图七《半野新园记》拓片


图八《半野新园记》拓片


图九《半野新园记》拓片


图一○《半野新园记》拓片

《常熟县北门外陆莲闇记》,清同治十年(1871)刻,石碑高096米,宽037米,厚020米,碑文十一行,计266字,由清代篆书大家杨沂孙书写(图一一)。杨氏工篆书,融会大、小篆。篆法精纯,学力深厚。自唐李阳冰之后,无能有继承者,杨沂孙以篆书著称于世,清人马宗霍评其篆书:“濠叟篆书,功力甚勤,规矩并备,所乏者韵耳。”传世书迹较多。由于他书法的功力深厚,字迹笔划劲利,布局法度谨严,且有疏朗开阔、遒婉俊逸的华采。他有时以籀文及篆书夹杂作书,写得极其随便,不露痕迹,亦为从来未所见。清代徐珂对杨的评价:“濠叟工篆书,于大小二篆,融会贯通,自成一家。”杨沂孙以金文的结构元素,参入小篆结体之中,借秦汉金石篆书的方折体势,变长形为方形,改婉丽为端严,创造出一种方圆并用、淳和静穆的全新篆书,使千百年来相对稳定的小篆耳目一新。《常熟县北门外陆莲闇记》即体现了杨沂孙新篆书的艺术魅力。


图一一《常熟县北门外陆莲闇记》拓片

以上碑刻精品,不但书法精良,而且史料性极强,因此,可以说从书法角度来说,它是“帖”。从史料角度来说,它是“碑”[1],如《苏州常熟县乾元宫兴造记》讲述的是南朝梁天监中,常熟兴建道观乾元宫的史实。乾元宫,地址在常熟东南位于辛峰亭下,屹立于虞山东岭之巅,根据碑文记载系南朝天监中,汉代张天师第十二代孙张道裕所创建,初名招真治,简文帝曾赐玉案及锺各一,并撰《招真治碑记》,后改称乾元宫和致道观。自唐宋以降,屡经扩茸,一度规模壮观,成为江南著名道家宫观,清咸丰时废于兵火。这块碑内容除记述了乾元宫历史及其兴衰变化外,还记录了北宋崇宁年间八十三岁住持李则正的长篇自述李是常熟道教史上的重要人物,据李自述,人们知道了他几乎全部人生任务,为常熟道教历史补上了不可或缺的资料。

《尊经阁记碑》讲述的是常熟县学建造的原由,尊经阁经过和规制,尊经阁的地址位于老城区学前街东段,尊经阁是在明伦堂后面,是当年贮存图书的地方。根据碑文记载常熟县学,首创于宋代至和间,重建于端平初,左庙右学,设有明论堂等。明正统时,知县郭南将明伦堂修建,又拓附近民地,重建射圃,教诸生习射,正统六年(1441),县丞陈澄援引郡庠,邑庠都建藏书楼的实例,而常熟有太祖所颁《大明律》及成祖《五经四书大全》等集,但俱置于庶下,颇难保护,特请建楼以藏之。郭南深以为然,遂与陈澄率先捐俸,邑士民踴跃赞助钱米,建成阁五间和夹室二楹,取名为“为尊经之阁”从此,诸书得以安置。此碑除记载建阁始末,并对邑学源流多所叙述。

《崇福庵佛殿记》崇福庵,位于常熟南境昆承湖畔沙家浜镇,根据碑文记载系南宋嘉泰初,里人苏氏捨宅建来奉佛供僧,以资冥福,故俗称舍宅寺,历元明屡有兴废。此碑记述庵之创立及前代修建始末。

《重建常熟县城记》为常熟佛教史上提供了宝贵资料,记载了明嘉靖三十三年(1554),知县王鈇为抵御倭寇入侵,不畏艰辛,亲率百姓重建常熟县城垣之始末。对县令王鈇身先士卒,“洁廉无私”“不以一毫烦民”的品质,在碑文中也有所记述。

《行乐歌》是以长篇歌词的形式记述了顾氏先世原居浙东之地,为宋朝命官,宋亡,不仕于元,深感国破家亡的耻辱,其高祖顾细二因仰慕常熟山明水秀,系文学先贤之地,遂弃上虞而隐居于常邑琴川,再隐居到补溪,共历八世,子孙繁衍达到数百人,并屡建功名。对浙东顾氏迁居常熟前后的宗族史研究其有意义。碑中所列歌行体诗浅显生动,灵活流转,颇具山歌特色,这对常熟著名的白茆山歌源流的探索研究很具价格。此外,撰文者顾玉柱是“东南文宗”钱谦益的外祖父,顺治十三年钱氏携柳如是迁居顾氏别业,建红豆山庄,因而此碑又是研究钱、柳的一份必备的史料。

《地藏庵记》讲述的是创建与重建地藏庵的史实。地藏庵原名证度寺,在常熟西城楼阁(位于古城西门之内,与城垣和阜成门毗邻)近城墙山麓,地藏庵创建于明朝万历年间,由常熟著名文人孙七政创建,后于清顺治年间重修,(1860)年,太平天国军占领苏南,庵毁于炮火。同治间邑人拆遗构重修,此碑钱谦益撰文,其门生严熊书丹。师生合作撰书碑事,当今研究钱、严的著作中多未曾提及,此碑算是填补了空白。

《半野新园记》讲述的是半野园的历史及其新园的事物和景象。因半野园在明朝崇祯年间一度转卖给礼部侍郎大文学家钱谦益,钱氏得园后,建“半野堂”别业,此是钱迎娶柳如是之地,亦是钱、柳长期吟诗论文之所。在此建江南著名藏书楼“绛云楼”,在此处演绎出钱、柳许多故事。所以此碑对研究钱氏史实来说是相当有价值的。

《常熟县北门外陆莲闇记》讲述的是陆莲庵的来历及其兴衰,并记述常熟著名的藏书楼“旧山楼”主人赵宗建遵夫人遗命重修陆莲庵本末,此碑中写及藏书家赵宗建与夫人浦氏的夫妻情与书丹者杨沂孙的真挚的友情,是常熟文史上富有诗意的感人细节。

这八件精品碑刻在2011年已以字帖形式集结由上海辞书出版社正式出版,书名为《常熟市碑刻博物馆碑帖精粹》,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言恭达先生,为本书题签作序。他在评价这部书时这样说:“过去我一直期盼有这样一本读物,届时要将本书作为书法专业的必读书,让学生人手一册”[2]。有书法爱好者说,一直以来,书法爱好者仅仅把碑帖看作“字”,学书就是“临字”,殊不知,历代经典碑帖,其实也是一部经典文集,有资格被写入碑帖的,必是可以传世的文字,所以读历代碑帖,某种意义上可以看作是在读历史文化。还有书法爱好者在读了此书后说,以前临帖,只知道临字,如今有此一册在手,品字赏文,相得益彰,尤其是其中的不少名碑名帖,理解其文字后加以临习,更能把握其情感色彩,而这正是学习书法艺术的核心所在。

注释:
[1]碑和帖的主要区别,见张晓旭:《隋唐碑刻研究�中篇》,《南方文物》2005年第2期。
[2]摘自言恭达先生2011年1月在《常熟市碑刻博物馆碑帖精粹》一书出版时的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