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苏州碑刻博物馆“碑刻技艺展示体验中心”的构想 -w66利来

各位尊敬的观众及市民朋友:

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发展,苏州博物馆2020年度新志愿者招募工作将推迟启动,具体启动时间请关注苏州博物馆w66利来官网或微信公众平台发布的通知。

感谢广大观众及市民朋友一直以来对苏博志愿社的关心与支持,苏博志愿社的全体志愿者也将持续提升服务水平,用热情、专业和耐心服务更多苏博观众。

同舟共济,共克时艰,相信我们定会战胜疫情!

苏州博物馆

2020年2月7日

关闭
时间:2015年06月13日 浏览次数:24455
作者:张劲雷

当今博物馆的社会教育已从利用藏品、图文说明、陈列辅助展品等静态的被动说教模式转向互动体验、观众参与等动态的多功能主动模式。对于当代博物馆而言,即便是博物馆专家、讲解员的生动讲解,或是信息技术和多媒体技术为支撑的动态展示也不能完全满足观众的需求。随着时代发展,公众对博物馆的需求正从内容的满意、理性的满足上升到形式的满意、特别是感性的满足上,无论是“静态展示”还是“动态展示”,观众始终处于被动接收的位置,达不到深度的满足感。

观众是博物馆的服务对象,满足观众的需求,是博物馆的根本宗旨。美国波士顿儿童博物馆有一个形象的说法,“我听了,但我忘了;我看了,我记住了;我做了,于是我明白了”,这是体验的力量。体验经济学家派恩先生指出:“所谓的体验就是指人们用一种从本质上说以个人化的方式来过渡一段时间,并从中获得过程中呈现出的一系列可回忆的事件。”体验可加深对展品的认识从而激发观众的兴趣,展览围绕主题运用各种多媒体技术手段设计教学情境,鼓励观众动手动脑参与展览,将观众被动的参观过程变成了一个在体验参与中探索、欣赏、发现和思考的双向传播学习模式。这种模式使观众充分感受到自我的参与性、趣味性,寓教于乐性以及与博物馆展品的强烈共鸣。2010年的上海世博会让我们领略了世界最新展示科技,这刺激了中国展示行业的重新定位,也打破了历时半个世纪的中国博物馆展示的所谓“传统”。将“交互”“互动”的概念引入博物馆展示设计中,得到观众的进一步欢迎。因而,互动体验、观众参与是当今博物馆服务大众的重要手段和发展趋势。

苏州碑刻博物馆由于其碑刻陈列的特殊性,观众更容易感到形式单一、生硬,“冷冰冰”的石碑难以贴近观众的心。加上传统固定的“碑墙式”“镜框书条式”陈列模式,缺乏参与性和互动性,使观众感到看碑如读“天书”一般,难以拉近与观众的距离。“苏州碑刻制作技艺”正是一项很好地贴近观众,激发观众兴趣,让观众参与体验、互动的项目。

一 “碑刻制作技艺”是碑刻博物馆最好的展示体验载体

苏州碑刻制作技艺历史悠久,以精巧细致、格式独特、内容丰富而独树一帜。据史料记载有汉代《外黄令高君碑》、三国《孙王墓隧道碑》、晋代《天台五百尊者图碑》等,这些碑刻系书家书丹上石,刻匠刻之,因为无原迹比对,碑刻好坏全在刻工熟练、细致程度,碑刻技艺尚处在萌芽状态。宋朝经济繁荣、文化发达,苏州碑刻开始由实用性向艺术性转化,其碑刻制作技艺开始成熟。今见于著录的宋代碑刻有570余件,其中《平江图》《天文图》《地理图》《帝王绍运图》均是宋代碑刻的杰出代表,1961年被国务院定为首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历经元代至明清两代,苏州碑刻达到鼎盛,其门类齐全,题材广泛,形成了苏州独有的碑刻文化,具代表性的有苏州工商经济碑刻、名贤士像碑刻、书法碑刻、农业碑刻、梨园行业碑刻、医药行业碑刻、政府公文碑刻等。碑刻技艺也随之成熟完善,其中书法碑刻制作是苏州碑刻制作技艺中最突出的代表,在中国碑帖刻石史上也占有重要地位。

苏州碑刻制作技艺有七道工艺流程:确定书迹选配石材油纸双勾书丹上石刻石拓碑细心调整,最后完成。制作技艺有石材精致、刻刀锋利、刻工博学、讲究精巧雅致要求碑刻制作与原作惟妙惟肖四大特点。2011年,苏州碑刻制作技艺成功申报“江苏省非物质文化保护遗产”。“苏州碑刻制作技艺”的七道工艺流程很适合向观众展示,让观众体验互动,毫无疑问这是苏州碑刻博物馆最好的展示体验载体。观众借助“碑刻制作技艺”展示体验这一载体来了解碑刻的幕后故事。苏州碑刻博物馆时忠德先生是苏州碑刻制作技艺的代表人物,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碑刻制作技艺”的传承人,现苏州碑刻博物馆又引进了一名碑刻方面的专业人员,拟在时忠德碑刻大师工作室基础上再增加两间展示体验室,加上原设在木渎的碑刻制作基地,组成“苏州碑刻博物馆碑刻技艺展示体验中心”。

二 “碑刻技艺展示体验中心”的构成

成立后的苏州碑刻博物馆“碑刻技艺展示体验中心”将是全国博物馆中第一家“碑刻技艺展示体验中心”。中心将分初期开放和全面开放两个阶段,有三大部分组成:碑刻技艺展示区碑刻技艺体验互动区碑刻技艺纪念品销售区

1碑刻技艺展示区

碑刻技艺展示区由多媒体展示、实物展示、碑刻大师现场技艺展示三部分组成。

(1)多媒体展示:多媒体展示将以观众为中心,多媒体技术为支撑的动态展示为主。观众是博物馆得以存在、发展的主要因素,博物馆多媒体展览陈列必须确立自己服务理念:一切以观众为中心,站在观众立场为观众提供服务。树立“观众为先”的理念,对于多媒体展陈来说意味着必须在各种参观环境中,包括群体参观环境、个体参观环境、网络参观环境,在展览和观众之间创造出一种互动激发关系。碑刻技艺多媒体展示以电子展示屏和互动触摸屏为主,将根据展览的主题开发碑刻技艺流程专门软件,制作简易3d动画场景,展示碑刻历史及苏州碑刻制作技艺的七道工艺流程。

(2)实物展示:将重点展示一些与苏州碑刻历史及碑刻工艺相关的实物,如碑刻大师代表作品、碑刻各种石材标本、古今刻碑工具等。

(3)碑刻大师现场技艺展示:碑刻技艺传人及碑刻专业人员现场向观众展示碑刻技艺流程,主要展示观众喜欢的刻碑、拓碑、双勾、装裱等工艺流程。

2碑刻技艺体验互动区

在体验互动区内,由碑刻专家现场指导,观众亲自参与体验碑刻技艺。可以针对不同观众开发形式多样、充满乐趣的体验项目。体验互动区又分多媒体互动体验、实体互动体验两部分。

(1)多媒体互动体验:主要引进一款多媒体“数字书法互动体验液晶屏”。书法碑刻是苏州碑刻博物馆的重点馆藏,苏州碑刻博物馆现有古代书法碑刻陈列和现代书法碑刻陈列两部分,其中汇集了不少古今书法名家的代表作品。同时,书法也是观众喜爱的一项体验互动项目。

“数字书法互动体验液晶屏”是近年来成功研制的一项新颖有互动感并能激发观众兴趣的多媒体电子产品,数位屏中有一套完整模拟大师毛笔书法的软件,其中包括小楷、中楷、大楷等各种毛笔类型,具备换色功能,使得整体互动方式更加丰富、自然,它具备以下特点:第一,方便书法的学习过程。利用数位屏、数位板加上书法软件,逼真的模拟笔触、笔锋,软件中的基础程序可以根据馆藏书法碑刻陈列中古今名家的作品制定。第二,易修改、易保存。在观众临摹、创作完书法大师或者自己的作品后,通过软件能快速的呈现,并可以通过网络同他人分享交流。第三,让观众了解馆藏书法碑刻名家不同的书法风格以及文字变化,满足观众的不同视觉需要,也可以在此基础上创作自己的作品,达到更多的表现方式。

(2)实体互动体验:利用能激发观众兴趣的图像碑、书法碑等,在碑刻专家指导下让观众现场进行碑刻技艺体验,主要以拓碑、双勾、装裱等项目为主。针对不同观众推出不同体验项目:

书法爱好者:复制馆藏具有代表性的,观众喜闻乐见的古代书法和现代书法名家碑刻,以拓印为主,如:《俞樾格言》碑、《祝允明书手书唐李白诗》碑等。

中学生群体:针对学生高考、中考,开发“状元及第”“魁星点斗”“金榜题名”“五子登科”等具有古代科举文化内涵的吉祥图文碑,以朱砂拓印。

老年群体:复刻馆藏“福寿”碑、“老寿星”图像碑。

儿童群体:开发一组生动活泼的儿童感兴趣的动画图像小型碑或十二生肖碑。

(3)木渎碑刻实验基地:该基地是苏州碑刻博物馆2010年与碑刻名家戈椿男先生共同创办,旨在面向社会承接大型碑刻业务,开展碑刻技艺研究的实验场所。苏州碑刻博物馆可利用寒暑假,组织中小学生到基地进行较大规模的碑刻技艺体验活动,特别对大型碑材的亲临体验将会增加中小学生的兴趣;也可组织学生参观由碑刻基地参与制作的相关碑刻作品,如:寒山寺巨型碑刻《枫桥夜泊》,苏州园林碑刻,东山、西山、虎丘摩崖石刻等,定期举办碑刻知识专题讲座。苏州碑刻博物馆木渎碑刻实验基地将成为“碑刻技艺展示体验中心”的学生户外体验基地。

3碑刻技艺纪念品销售区

建立碑刻技艺纪念品销售区的宗旨:首先,为参与互动体验的观众提供相关纪念品(包括经包装后的观众体验时亲手制作的作品);其次,开发与碑刻技艺、文庙府学相关的具有纪念性、知识性、趣味性、艺术性和商业价值的文化衍生产品,并利用多媒体技术、网络技术,宣传包装各类具有碑刻技艺特色的形象产品。

在欧美发达国家,围绕馆藏品开发文化衍生产品已成为许多博物馆和美术馆的主要经营手段,有些博物馆还拓展出规模庞大的产业链。在国内,博物馆文化衍生品市场还处于起步阶段,产品大多停留在文物复仿制品、旅游纪念品等低端层面,缺少创意设计元素和实用类消费品的开发。好的文化衍生产品的创意设计,可以让深居博物馆的古代文物焕发新的生机。比如,荷兰北布拉邦省博物馆开发的文化衍生产品,把凡高自画像“植入”咖啡杯就非常时尚。作为苏州文庙馆舍的苏州碑刻博物馆为何不能把“至圣先师”孔子像“植入”咖啡杯、紫砂茶壶、工艺笔筒、双面绣、苏扇等具有苏州传统特色的工艺品上呢?此外,还可以对外销售碑刻博物馆馆藏各类特色碑刻拓片,如:古代书法名家作品碑刻拓片、现代书法名家作品碑刻拓片;宗教碑刻图像拓片;孔子行教像、四配像、七十二弟子像、范仲淹像等;《孔子圣迹图》《孟子圣迹图》《论语》《孝经》等与文庙相关的拓片。

三 “碑刻技艺展示体验中心”的主体观众

“碑刻技艺展示体验中心”的主体观众将以学生为主要人群。教育是博物馆的首要任务也是主要目标,青少年应是博物馆教育的主要群体,学校是第一课堂,博物馆是人文精神和素质培养的第二课堂。在国外已创造了很多成功案例:在英国和新西兰,未来的小学教师和小学校长都要经过博物馆教学的专业指导;美国博物馆与学校教育的配合十分普及,很多博物馆都为学生设立专门教师、实验室,还开办专为儿童参观的陈列室;亚洲的一些国家博物馆中都设立了学生教育中心,因而学生应是“中心”的主体观众。

“碑刻技艺展示体验中心”将积极与中小学校联系,把学生请进来,同时还可以把“碑刻技艺展示体验中心”办到学校去,激发学生对碑刻技艺的兴趣,增加对碑刻知识的了解。特别是要利用学生寒暑假,组织短期“碑刻技艺展示体验班”“书法碑刻知识讲座”,把学校的课外活动延伸到博物馆来。如果能将“碑刻技艺展示体验”活动与馆内举办的儒家传统文化教育活动有机结合,则是“德艺双收”的一件好事。

四 “碑刻技艺展示体验中心”的首次实验报告

2012年“5�18国际博物馆日”,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苏州碑刻技艺展示体验中心”(筹)首次对外开放,迎来了参加体验活动的首批观众,他们是苏州中学园区校高一(4)班“生涯体验发现之旅”的全体师生们(图一)。“中心”硬件虽然尚未到位,但基本的专业人员和设备都已齐备,属于初级开放阶段。此次体验活动共分6个环节:参观博物馆、祭拜“至圣先师”、体验导师介绍、现场体验拓碑技艺(图二)、个人体验作品展示、体验经验交流座谈。苏州碑刻博物馆特别组织了二十余方小型书法碑刻供学生们体验,活动中学生们兴趣浓厚,效果良好。组织方还对此次活动进行了相关调研,情况如下:

图一“体验作品”完成后的激情合影

图二体验导师现场指导学生“拓碑技艺”

(1)体验互动项目及设备评估:对体验“拓碑”项目非常满意,受到学生们的欢迎,希望下次再来的学生占95%。由于“中心”尚属筹备阶段,体验室设备简陋,尚属初级阶段,满意度占65%。学生们建议引进一些多媒体触摸互动项目,增加趣味性。建议开设苏州碑刻博物馆网上虚拟“碑刻技艺体验馆”。

(2)体验互动项目行为评估:初次接触碑刻时,学生们表现出新鲜感和好奇心。在参加体验项目中,有35%学生动手能力差,通过体验,导师指导,初步掌握了简单技能;通过行为互动,学生们大大加深了对碑刻的理解;当看到体验互动成果时,学生们显得格外兴奋和激动。

(3)体验互动项目感受评估(有以下观点占多):一、为了熟悉原本陌生的事物;二、想了解一下神秘的传统技艺;三、想体验一下原本认为自己做不到的事 ;四、感受大自然美景,放松身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