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博物馆馆藏谢家福档案选辑校释(三)——熊其英(等)致谢家福(等)函稿 -w66利来

各位尊敬的观众及市民朋友:

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发展,苏州博物馆2020年度新志愿者招募工作将推迟启动,具体启动时间请关注苏州博物馆w66利来官网或微信公众平台发布的通知。

感谢广大观众及市民朋友一直以来对苏博志愿社的关心与支持,苏博志愿社的全体志愿者也将持续提升服务水平,用热情、专业和耐心服务更多苏博观众。

同舟共济,共克时艰,相信我们定会战胜疫情!

苏州博物馆

2020年2月7日

关闭
时间:2014年03月13日 浏览次数:24462

作者:徐刚城 顾霞

熊其英(1837—1879)字纯叔,号含斋,室名耻不逮斋。江苏青浦(今属上海)人。以岁贡生候选训导。苦志励学,得乃兄其光[1]之教,以古文名家,远近推作手。所为应试文亦纯用古文法,诗专主性灵。著有《耻不逮斋文集》(此种为熊其英好友谢家福在其去世后、于光绪十六年(1890年)五亩园刊印刻本),又与其光合著有《二熊君诗賸》,收有其所撰《含斋诗賸》。青浦、吴江两县县令先后聘修县志,与邱式金等合作纂成《[光绪]青浦县志》。大纲细目,独辟蹊径,如《寺观》、《僧道》,摈而附之于《杂志》中,其有细目所不能括者,多为《表》以著之,总计有十四《表》,前此未有也。太平军攻占青浦时,避居镇西之蒲塘村,遂馆镇中冯氏。生平遇不平事,辄出身排解,不少疑惮。光绪三年(1877年)丁戊奇荒爆发,河南遭遇灭顶之灾,赤地千里。光绪四年(1878年)春,谢家福等江南士绅集金欲赈,熊其英毅然请缨,遂偕同吴江举人凌淦等,携募巨金万余两往赈。卒以此积劳,初头病疡,足病湿,医少愈,仍从事不肯休,终于光绪五年正月初四日(1879年1月25日)病逝于河南怀庆府木栾店助赈所,年仅四十三岁。2月初,卫辉、河南、怀庆三府绅士均为其禀请奏恤,修武县绅士并已筹款欲为建祠。河南巡抚涂宗瀛闻之,诏许被赈各州县建祠祀之。3月20日,怀庆府官绅借郡城塔寺之偏堂为熊其英设立祭祠。入祠当天,恰逢府试,阖城文武官绅暨九县教官、赴试童生、送考绅士近九百人,迎神牌于明伦堂,镇军以执事鼓乐随同导送入祠。感怀其德、沿途公祭及灾民泣吊者相接于道,场面感人。涂宗瀛又向清廷出奏请恤。熊其英也因其以身殉职于河南赈灾事务而被载入《清史稿》[2]。

苏州博物馆馆藏熊其英(等)致谢家福(等)函稿,属原稿者有二:其一经裁割后粘贴于《汽机必以》第一册卷一叶14至卷三叶11,共29叶(与王韬致谢家福函稿合粘一册),计函稿16通(其中一函落款为凌淦,但依笔迹判断,当为熊其英代书);其二经裁割后粘贴于《汽机必以》第十册卷十叶1至21、卷十一叶1至10,计函稿24通。且此册卷前扉页粘有一纸,上墨书:“熊纯叔先生讳其英,青浦诸生。具经世之学,尤善古文辞。光绪丁丑协赈豫省,以死勤事,豫民私祀之。家福仰止高山,谊兼师友。先生来书亦特多,兹将书札三通、书后一则装潢成帙,以志人琴之感云。光绪戊子十月兰阶谢家福识。”并钤“绥之翰墨”白方。由此可知这批信函在1888年11月已被搜集整理,距熊其英英年早逝恰好十周年,所以谢家福在题识中引用《世说新语》中王徽之悼念同胞兄弟王献之的典故[3],抒发高山流水、知音永隔之悲。另有2通系据苏州博物馆馆藏《豫赈诸君来函副本》录,此副本当系谢家福命人依原稿誊抄。2010年第1期《历史档案》曾发表《熊其英(等)致谢家福(等)有关光绪四年河南赈灾尺牍》一文,摘选其中16封刊布,故略。

*本文为苏州博物馆馆级科研项目阶段性成果之一。

1熊其英致谢家福函(光绪四年元月四日)

绥之仁兄大人阁下:

别来极以为念,新岁惟起居百福、展如心颂。青州荒政,昔贤郑公流美史册,阁下以一诸生越境仗义,此是何等担当,令人倾服无地!顷读大著《铁泪图》,谋豫之忠、用心良苦;是非麻木,皆应恻然动念。顷晤丽生,方捻卖其书籍衣服,为毁家纾难之举,想亦感激于仁人之言乎!携来若干册,弟亦分寄嘉兴、松江等处矣,特未知机缘何如?李秋翁处有禀请借拨积谷一事,欲与之奉商此事是否可行,亦欲借阁下一筹本末,具详致秋翁信中,乞览之而后寄可也。一切晋省,奉教不及百一。天气尚寒,惟为世道珍玉不宣。

教小弟其英拜启新正四日呵冻(初七到)[4]

信纸为黄色朱丝栏花笺,栏线外四周以暗绿色水印梅绽枝头、疏影横斜,笺纸左下有小字“艺兰”。一纸十三行。

按:青州荒政,指光绪三年(1877)谢家福等人亲赴山东青州府赈灾,详见《齐东日记》。

郑公,宋富弼(1004—1083)字彦国,河南洛阳人。少笃学有大度。至和二年(1055年)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与文彦博并相,天下称富文。后以母忧去位。英宗立,复召为枢密使,封郑国公。河朔大水,民流就食。弼劝所部民出粟,益以官廪,得公私庐舍十余万间,散处其人,使即民所聚,选老弱病瘠廪之,持酒肉饭粮慰藉。出于至诚,人人为尽力。山林陂池之利可资以生者,听流民任取。次年,麦大熟,民各以远近受粮归,凡活五十余万人,天下传以为式。

担当,指敢于承担责任,有魄力。清李渔《比目鱼�伪隐》有:“不用谘谋,方见才能,好担当,好担当,怪不得人人敬。”

丽生,凌淦(字砺生)。

毁家纾难,典出《左传�庄公三十年》:“鬬榖於菟为令尹,自毁其家,以纾楚国之难。”杜预注:“毁,灭;纾,缓也。”因指不惜捐弃家财、解救国难的行为。

李秋翁,李金镛(字秋亭)。

清末江南士绅自发倡起的大规模跨地域赈灾义举,开创了中国近代史上民间人道主义救援运动的先河,其救灾覆盖地域之广、社会影响力之大前所未有。参与募捐的善众遍及社会各阶层,尤其在义赈之初,反响尤为热烈。1877年12月间,当山东首赈尚未结束时,苏州绅士就集资万串,邀请袁子鹏、严宝芝诸君,前往河南境内,开始对豫省的助赈活动。中州为丁戊奇荒受灾最重的省份,但并未得到政府及时救援,灾情惨重。袁、严二君于12月12日抵达开封,旋即奔赴卫辉府亢村驿,设立粥厂,并赴怀庆府济源查赈,为时二月有余。其间的所见所闻,使他们深感触目惊心。告急求救之函,也络绎不绝寄回南方。在袁子鹏给谢家福的信中,是这样描述的:“自过徐州,荒象已不堪寓目;入归德、睢州界,则流民载道,饿毙渐多;过杞县、陈留,适值风雪交加,携男带女者,相与僵毙于道,不禁泫然。”“弟等每日出行,必见饿殍,十三日稍起风信,竟死数百人。并无棺木,开一深坑,男女俱堆其中。原武、阳武,地本沙碱,著名硗瘠,不灾亦荒;济源、修武地处太行山麓,山路崎岖,查赈甚苦。地极高亢,本不耐旱,经年不雨,井泉亦枯。灵宝、孟津、获嘉半属高冈,向本因粮异地,且又毗连山、陕,土客灾民交相丛集,六七月间,卖男鬻女,竟致成市。房屋大半拆卖,田产觅售无人。既而流亡四出,靡所定止。其依恋故土者,树皮草根,罗掘净尽,新死之人,争相取食。甚至有丧之家不敢声张,潜自坎埋,否则操刀而割者环伺向前矣。”“十月以来,各处所报灾民死亡,每日仅数百人,今于十八、十九两日,多至三千余人;始犹开坎埋葬,今则多不胜收。且入冬以来,可食之物早已罄尽,所恃死者之肉,聊充生者之饥;一经掩埋,生者又将饿死!灵宝、济源两处,尸骨遍野,车马碍行。此诚罕见奇灾,非但目不忍见、耳不忍闻,甚且口不忍言、笔不忍书矣!”“豫省自光绪元年以来,均患亢旱;本年又甚,二麦秋禾皆未有收;秋冬更旱,麦种无期。统计全省灾区,其已勘成灾者二十八州县,若祥符、荥泽、获嘉、济源、原武、孟县、洛阳、孟津、郑州、禹州、偃师、巩县、新安、淇县、延津、封丘、陕州、灵宝、阌乡、汝州、伊阳、武陟、汤阴、林县、汲县、新乡、辉县,赤地千里,道殣相望。此外若荥阳、洧川、密县、渑池、嵩县、登封、宜阳、温县、考城、临漳、内黄、滑县、浚县、武安、河内、永宁、卢川等三十余州县,或因薄收一二成、或因完赋四五成,勘不成灾,然无不十室九空、饥寒交迫、死丧过半、井里萧条。睹此千古奇灾,虽铁石心肠亦当泪下,此河南被灾之实在情形也!”当时清朝中央政府给予河南的官赈款只有截留京饷十四万、天津防银八万及其他零星省份官捐,合计二十五万两,而中州本省:黄河以北灾民二百万、黄河以南一百万,再加上邻省山西逃来灾民二百万,合计五百万。若赈款匀给每人,仅可得五分银钱,按开封米价四十八文计算,每人只可买米一升二合,无异杯水车薪。袁子鹏等所带万串不到百两,正如沧海一粟!最后,他们所能做的,也只有呼吁南方开展民间筹赈,“弟等承诸君之重托,抛离家室,不远千里而来,想多救一命是一命,务祈诸君踊跃集捐,赶紧汇寄。多寄千文多活一命,早寄几日多活几命!”苏城善士闻讯紧急筹款五千两,汇往接济,谢家福又刊刻《河南奇荒铁泪图》,广为散发,劝募善男信女筹助灾区。鉴于河南灾情的严重性,以谢家福为首的江苏士绅,经与上海、浙江两地同道会商,决定派遣民间救援队伍,火速赶往灾区助赈。作为乐善好施、古道热肠的地方绅士,熊其英和凌淦均抱着极大的热忱投入到这场运动中去,他们两人也因此被选中担任河南赈济队伍的领导者。此函书于1878年2月5日(距熊其英的生命终点恰好还有整整一年)。

2 熊其英、凌淦致费延釐、徐子春、王伟桢、谢家福函(光绪四年二月十三日)

芸舫、子春、仙根、绥之仁兄大人阁下:

豫赈协款,借重诸君子大筹,淦等乃得藉手以行,并荷仔肩后路,弥深感佩。计自初八日启程,托庇一切平顺。无锡米市白粳每石三元四角,丹阳市小麦每石两元五角半。陈少兰兄于十一日晨上船,携有不饿丸两箱,将来渡河查赈,可备餱粮,如欲以充饥民之食,未知大药有灵否?少翁人极干练,且熟游大梁,一切可资得力。花朝泊丹徒口;十三平明开江,一帆风顺,北固、金、焦,放眼饱看。巳刻抵京口招商局,帆樯云集,有万物熙熙之象。涂次遇客自卫辉归,相戒此行过河后勿食肉。悲夫,饥民之瘠甚矣,而尚以供刀匕邪!瞿星翁已把臂入林,刻即剪渡江北,大约今晚可抵维阳矣。朱都司人甚明白,巡兵更鼓森然,可资稳重。小队王自刚感寒,已为处方,寻愈;纪纲四人亦甚相得。此后情形,尚容续邮,不尽缕缕,诸维均照,顺请筹安不宣。

愚小弟凌淦、熊其英顿首上启二月十三日京口舟次泐

诸君子处均乞抄呈致候为荷,同伴诸君属笔致候,附信三封,求饬寄。

(十六到)

信为黄色朱丝栏笺,一纸二十行。

按:糇粮,指干粮。《尔雅�释言》:“糇,食也。”《广韵�侯韵》:“糇,干食。”

少翁,陈常(字少兰)。

花朝,有二说:一以农历二月十五日为百花生日,号花朝节。宋吴自牧《梦粱录�二月望》记载:“仲春十五日为花朝节,浙间风俗,以为春序正中,百花争放之时,最堪游赏。”但又有以农历二月十二日为花朝者,《广群芳谱�天时谱二�二月》引宋杨万里《诚斋诗话》:“东京二月十二日曰花朝,为扑蝶会。”观此函上下文,当指后者。

平明,黎明。《荀子�哀公》有:“君昧爽而栉冠,平明而听朝,日昃而退。”唐李白《游太山》诗之三:“平明登日观,举手开云关。”

刀匕,刀和匙。借指炊事。《礼记�檀弓下》:“蒉也,宰夫也,非刀匕是共,又敢与知防,是以饮之也。”

瞿星翁,瞿家鑫(字星五)。

把臂入林,典出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赏誉第八》:“谢公道豫章:‘若遇七贤,必自把臂入林。’”谓志趣相投者欣然结为同道。清王晫《今世说�品藻》:“研德、畴三,吴门之两玉树;门下见之,定把臂入林。”

熊其英等人自3月11日启程,13日抵常州,14日陈常上船,加入北行队伍,向镇江府前行。3月15日晨泊舟镇江府丹徒,16日中午至镇江京口招商局,又有瞿家鑫加入助赈队伍。因随身携带巨额赈款,苏州府所派朱都司及手下兵勇,一路护送助赈队北上。此函书于1878年3月16日。

3 熊其英、凌淦致徐子春、费延釐、王伟桢、谢家福函(光绪四年二月十八日)

子春、芸舫、仙根、绥之仁兄大人均览:

十三日京口发第一号信,想早达记室。即日春和,敬惟群策精详、为善日益为颂。弟等于十三饱帆渡江,是晚抵广陵;十四守风湾头镇;望日风大顺,兼程过高邮,泊马棚湾;十六抵宝应。高、宝之间,籼米石四千二百文,小麦二千六百。十七抵淮安;十八巳刻过关,顷已到清江驿矣。登岸探听陆路情形,骡车以转运局解饷及学台过境,苦无可雇,大约有四、五日守候,乃可成行。闻中州灾黎流亡在徐州一带(已截留矣,谅不至南下),络绎于道,恃有标护,度可安稳。朱都司暂留,一俟漕标接护后交卸。知悬公廑,先此布陈一二,即颂筹安不备。

愚小弟凌淦、熊其英顿首

诸善长先生均此致念,同事诸君属笔请安。再:昨过淮城,悉张子青督部尚留漕署,二批来时,能持有潘玉翁信函,或可冀润色也。目下捐数如何?前函所请报一现受实数,千万早发,为临办时伸缩张本。袁子翁来否?念念,又及。附信三件,敬求饬寄为感。

弟二号二月十八日未刻清江发(卅日到)

此信为黄色朱丝栏笺,一纸二十行。

按:记室,官名。东汉置,诸王三公及大将军都设有记室令史,掌章表书记文檄。后世因之,或称记室督、记室参军等。元代后废。因谢家福等坐镇枢纽,专司各方书信联络,故有此说。宋李清照《上枢密韩肖胄诗》有:“闾阎嫠妇亦何知,沥血投书干记室。”

春和,言春日和暖。《汉书�文帝纪》有:“方春和时,草木群生之物皆有以自乐。”晋傅玄《众星》诗亦有:“冬寒地为裂,春和草木荣。”

守风,指等候适合行船的风势。明凌濛初《初刻拍案惊奇》卷一《转运汉遇巧洞庭红 波斯胡指破鼋龙壳》有:“却如此守风呆坐,心里焦躁。”

张子青,张汝梅,漕署转运局特派道员。

潘玉翁,潘玉泉。

助赈队3月16日横渡长江,当晚进入扬州府地界,抵达扬州;17日停泊在湾头镇;18日南风劲吹,船过高邮,晚上泊舟于其北约20公里、高邮湖畔的马棚湾;19日行至宝应;20日出扬州府,进入淮安府地界,并抵淮安;21日中午过水关,于下午3时许到达此行运河水路段的终点:清江。熊其英等准备在清江驿口渡过黄河后,舍舟上马,改行陆路,但因骡马紧张,一时难以雇到,预计要耽搁四五天才能成行。助赈队一路上留心打听沿途各地的粮食市价,了解价格变化的情况,同时相约此行渡过黄河后戒食荤腥。他们也关注着后方的捐款情形,因为这一切紧密关系着他们在河南赈灾的规模与力度。同时他们也了解到,从河南灾区外逃的难民已流亡至江苏境内,并在徐州附近被当地官府截留。此函为赈豫前方人员所发回第二号公函,此函书于1878年3月21日。

4熊其英、李麟策、瞿家鑫、江振恒致诸善长先生函(光绪四年三月二十七日)

其英顿首谨奉启诸善长先生均览:

别来敬惟台候并胜、式如遥祝。其英等自二月十八日抵袁浦,会学漕紧差并发,车辆一时雇觅不到,留滞十日,上巳方过徐州,初八抵归德。闻汴省艰食而兼钱荒,恐赉银前去,无异资章甫而适越。凌丽生孝廉因偕同事一人,先轻骑驰往察看。有此曲折,计在宋耽阁凡十有二日,到汴已三月二十三日矣。皖北乞籴之说,曾作罢论;旋拟放粮及筹给籽种,仍循原辙。丽生由归德赴颖、寿采办,去后一局遂分两起,其英在汴部署定当,当即北渡往怀庆一带,再看情形,然后开局。计合并当在清和雨乍晴时,至此才得一滴到口,待赈者有眼欲穿、而放赈者无翼能飞;马瘏仆病,行路倍难,既愧驰救之义,又无以仰副诸君子轸念急切之意,此心钦钦然极为焦灼!省垣自袁钦使痛哭陈书、为民请命,拨款稍稍而集。惟是荒区连片、死者什四五、外流亡四塞,已成一往不返之局,各路栖流日增月益,岌岌皆忧不继。若欲截留资遣,谈何容易!故现虽得雨,而秋种一关,尚无把握。天下事,履之而后艰。平日读书抗论,尝以移民移粟为末策;今则欲施一末策下手,亦戛戛其难!鳌戴三山,蚁驮一粒,每与同事论此,惟有尽其心力之所能为,他非所计也。自过彭城入豫境,一路见闻,无非惨惨之状、嗷嗷之声:道馑相望、乌狐争食,则为赋《残形》之操;弃孩在路、哀号失母,则怕见乳燕之飞。回念我乡堂局,视呱呱者,真若子孙,而又在春令,掩骼之时,能无惊心动魄邪!至于飞絮一堕,不知何处,不幸作女子身,岂能兼顾。所难堪者,悲莫悲于生别离耳!种种情状,流民图所绘已可想见;及目击之,转觉无涕可挥,岂姚江所谓“不宜重为而悲”者邪。汴城物价:食贵衣贱,此等不终日之计,更非寻常挖肉补创可比。其尤弃之如泥沙者:古书今籍,乃知累累中,殆不乏我辈人也。此外台椅厨箱等物,往往以秤称之,视柴价为低。昂珍如端砚玉佩,辄直一二百钱,可谓贱乎。然闻陕州有一妇卖八十钱,一客往赎,则已悬刀俎间矣。然则人命为最贱,而此尤贵也。凡汴之西北,人相食之境,其英等此时尚未历到。谁谓荼苦,其甘如荠,岂地狱真有十八层邪!家乡雨旸调否?当此莫春,菜花油油,枌榆结社,民气和乐,间招二三素心,参玉版禅,为踏青之游,此等风景,向来虚度,初不知自爱景光,及今忆之,宛如天上神仙,因聊为知福得福者三味言之。涂朗轩中丞姗姗来迟,饥民望之如岁。此间吏治民风,泄泄沓沓,殊有天变不足畏之态。经此荐饥大疫,死者无算,而州县中乃有忍心害理、侵渔赈款者:筹备局方向民间借款,月加息一分,当道之竭蹶甚矣!而为富不仁之户,仍紧握双拳,不施一粒,甚或清歌漏舟,痛饮焚屋!由是观之,奇荒之来,虽曰天命,亦人事有以酿之,然蚩蚩果何罪也邪!筱坞侍郎支持败局,独为其难,看来高而无位,尚有曾文正起手办团光景。大局如此,未如之何。其英等协局,惟有合手,定小题小做、及竖做而不横做之一法,如何下手,献策者甚多,各有见地,事机移步换影,既不可举棋不定,亦不能胶瑟而弹。崔季芬总镇之言曰:“无论如何办法,要在滴滴落在饥民肚里!”一矢破的,最为确论。统俟绕道浚县,晤见辛之观察后商定一切,当以章程邮报耳。其开办能持久与否,全恃后路借筹。年来我省协山东、西,又协中州,凡在输捐之列,均属高义可风,亦知用马者不当尽马之力,惟念此次奇灾实为二百年来所未有,而中州垂毙之民,向来贫瘠,大半混沌未凿,问其姓名、年岁,辄有不了了者。连年罗掘忍饥、甘心一死而绝不为乱,尤可悯恻。是以引领东望,发棠之请,尚有希冀:总期多集一分,即可多救数命。施恩当厄,七级合尖,是所期于仁人君子,再整款须,立定章程,趸而用之。沿路急切零星之用,俯拾即是:尽有一二百钱,实可买得一命者,或完人父子夫妇,切心为之,皆所费无多。同事留归德之日,曾各解私囊为之,而惜乎区区之易磬。有起而相助者,其英等愿为之代耘福田,譬之用兵,正兵外须别筹一枝游击之师也。汴省食物向以麦为大宗,此时食面者少,肤秕豆饼之价极昂。秕每斤卅二文、豆饼廿八,饼如牛庄而色黑,不知其味何如也。尤可怜者,自人甘刍食,而草料大贵,斤凡十六钱。所有牲口都饥疲不堪,每一揽辔,见毒鞭施之饿骡,未尝不动爱物之心。然念灾黎有畜之不如者,则亦有所不暇顾耳。明日车辆已齐,当发。灯檠无聊拉杂泐布,乞转抄数纸分寄,亦慰藉诸同仁之悬悬也。敬请同安,诸惟鉴照不宣。

李麟策、瞿家鑫、江振恒顿首, 其英承稿同顿首,泐于大梁江苏会馆三月二十七日

(四月初八到,附来纯泰、熊相孙、果育堂、程弢安、江礼卿、徐子春、孙春岩)

此信为米黄色朱丝栏笺,每半叶八行,四周单边,版心下有朱印小字“东来仪”,三纸。

按:袁浦,即清江浦。后魏郦道元《水经注》中称三国时袁术自九江东奔袁谭,路出兹浦而得名。历来为漕运枢纽,明清之际,凡需过闸者,多在此地舍舟登陆,至码头横渡黄河,到王家营北上。

上巳,古代节日名。汉以前取农历三月上旬巳日,但不必三月初三;魏晋以后,一般习用三月初三,但不必取巳日。宋吴自牧《梦粱录�三月》有:“三月三日上巳之辰,曲水流觞故事,起于晋时。唐朝赐宴曲江,倾都褉饮踏青,亦是此意。”

清和,原指暮春初夏天气清明和暖,后多以为农历四月的俗称。三国魏文帝曹丕《槐赋》有:“伊暮春之既替,即首夏之初期……天清和而温润,气恬淡以安治。”又南朝宋谢灵运《游赤石进帆海》诗有:“首夏犹清和,芳草亦未歇。”

马瘏仆病,典自《诗�周南�卷耳》:“陟彼砠矣,我马瘏矣,我仆痡矣。”瘏、痡,皆是疲累困乏之意。车辆难雇,连日苦等,故曰马瘏;出师未捷,沈福中风,故曰仆病。

钦钦然,忧思难忘貌。《诗�秦风�晨风》有:“未见君子,忧心钦钦。”极言思望殷切。

袁钦使,即下文之筱坞侍郎,袁保恒(字小午,号筱坞),河南项城人,袁甲三长子,袁世凯大伯,时任刑部左侍郎,帮办河南赈务。

《残形》之操,古琴曲名。汉蔡邕《琴操�残形操》:“《残形操》者,曾子所作也。曾子鼓琴,墨子立外而听之。曲终,入曰:‘善哉鼓琴!身已成矣,而曾未得其首也’曾子曰:‘吾昼卧见一狸,见其身而不见其头。起而为之弦,因而残形’”唐韩愈亦赋有《琴曲歌辞�残形操》诗。

堂局,堪舆风水术语,指阳宅(或阴宅)的座位朝向与四周环境所构成的风水格局,有内局、外局之分。

谁谓荼苦二句,见《诗�邶风�谷风》:“谁谓荼苦,其甘如荠。”指命运与苦菜相比,还要苦涩悲惨。

雨旸,雨天晴天。汉王充《论衡�寒温》有:“夫雨者阴,旸者阳也。”又有“雨,旦旸反寒;旸,旦雨反温。”清赵翼《出郭》诗云:“自惭游惰无营业,高柳阴中话雨旸。”

枌榆结社,汉高祖故乡的里社名。《史记�封禅书》有:“高祖初起,祷丰枌榆社。”裴骃集解引张晏曰:“社在丰东北十五里。或曰:枌榆,乡名,高祖里社也。”后因以之为故乡的代称。

素心,本指心地纯洁。此处为素心人的简称,指志同道合、善良纯洁的好友。晋陶潜《陶渊明集�移居》诗之一有:“闻多素心人,乐与数晨夕。”

参玉版禅,食笋参禅。玉版即玉版笋,原产江西吉安白鹭洲,以表皮洁白如玉著名。宋惠洪《冷斋夜话卷七�东坡戏作偈语》记载苏轼“尝要刘器之同参玉版和尚,器之每倦山行,闻见玉版,欣然从之。至廉泉寺,烧笋而食,器之觉笋味胜,问:‘此笋何名?’东坡曰:‘即玉版也。此老师善说法。要能令人得禅悦之味。’于是器之乃悟其戏,为大笑。”

泄泄沓沓,弛缓懈怠貌。《诗�大雅�板》有:“天之方蹶,无然泄泄。”朱熹集传:“泄泄,犹沓沓也,盖弛缓之意。”《孟子�离娄》上:“泄泄犹沓沓也。事君无义,进退无礼,言则非先王之道者。”

竭蹶,语出《荀子�儒效》:“故近者歌讴而乐之,远者竭蹶而趋之。”原指力竭颠仆倾跌,引申为竭尽全力。明张煌言《与某书》有:“苟有利于国家,有益于桑梓,无弗竭蹶以告当事。”

蚩蚩,《诗�卫风�氓》有:“氓之蚩蚩,抱布贸丝。”毛传:“蚩蚩者,敦厚之貌。”朱熹集传:“蚩蚩,无知之貌。”此处犹言蚩蚩者:即平民百姓。唐柳宗元《断刑论下》有:“且古之所以言天者,盖以愚蚩蚩者耳,非为聪明睿智者设也。”

高而无位,盖贵而无位也。《周易�上经�乾传》有:“上九曰:‘亢龙有悔。’何谓也?子曰:‘贵而无位,高而无民,贤人在下位而无辅,是以动而有悔也。’”暗喻为官者高高在上,而无为官之德政,不得百姓拥护支持,因而孤立无辅。

胶瑟而弹,胶柱鼓瑟。《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有:“赵王因以括为将,代廉颇。蔺相如曰:‘王以名使括,若胶柱而鼓瑟耳。括徒能读其父书传,不知合变也。’”鼓瑟者在弹奏时转动弦柱,以调节音律的高低。若胶住弦柱,则音无从调节。比喻固执拘泥、不知变通。亦作胶柱调瑟。《淮南子�齐俗训》有:“今握一君之法籍,以非传代之俗,譬由胶柱而调瑟也。”

发棠之请,见《孟子�尽心下》:“齐饥。陈臻曰:‘国人皆以夫子将复为发棠,殆不可复’”棠,齐地名,为积谷之处。当齐国发生饥荒时,孟子劝齐宣王发放棠城积谷以赈灾民。后因称开仓赈灾为发棠。

七级合尖,浮屠七级、重在合尖的简称。《新五代史�李崧传》有:“晋高祖深德之,阴遣人谢崧曰:‘为浮屠者,必合其尖’,盖欲使崧终始成己事也。”以造塔重在塔刹合尖,比喻做事最要紧的是最后努力、有始有终。

福田,佛家术语。田以生长为义,于应供养者供养之,行善积德,则能受诸福报,犹如农夫播种于田亩,有秋收之利,故称。唐释道世《诸经要集�兴福修福縁》引《佛说福田经》:“佛告天帝,复有七法广施,名曰福田,行者得福,即生梵天。”晋道恒《释驳论》亦有:“是以知三尊为众生福田供养,自修己之功德耳。”

悬悬,惦念牵挂。汉蔡琰《胡笳十八拍》之十四有:“身归国兮儿莫知随,心悬悬兮长如饥。”清恽敬《与来卿书》亦有:“自前年冬至今,不得小女书,悬悬之至。”

江南助赈诸公对于河南赈济之行的艰巨性是有备而去的,但他们事先未曾料到队伍出发后,一路行程即是磕磕绊绊、倍感艰难。先是熊其英等3月21日行至淮安府清江浦渡口时,因车辆奇缺难雇,耽搁了整整十天,至3月31日才继续上路。当他们于4月10日抵达归德府商丘县城后,因听闻河北灾区银粮两荒,临时决定先派凌淦等奔赴汴梁探听确切消息,赈豫人员又在此留滞了十二天,至4月22日始克分头前行。经过三天车马劳顿,熊其英一行终于在1878年4月25日到达省城开封府,此时距3月11日启程已过去一个半月,沿途所遇舟车劳顿、马瘏仆病,已经让人心力交瘁、士气受挫,兼之灾区惨状触目惊心、坏消息层现迭出,更令人顾此失彼、难于决断。当道官员办事拖沓、不触不动、甚至侵吞赈款,当地富户铁石心肠、不施一粒、对灾民视若无睹。数百万河南灾民遭受着千年一遇的天灾奇荒,加上冷酷无情的富户人贩之双重打击,流离失所,奄奄待毙。书房清玩如端砚、玉佩者,尚能值一二百文,而一名年轻妇女,人贩仅售卖八十文。百姓所食之粮,皆是麸皮豆饼。若向官府筹备局借钱,月息竟然高达一分,无异于高利贷。除了苟延残喘、奄奄待毙,简直别无他法。面对着黑云压顶般的巨大灾难,面对着充塞四野的饿殍弃尸,熊其英等无法退缩,亦不能退缩,只能报定“蚁驮一粒”“小题小做”“尽其心力之所能为”的决心,咬牙直面,逆流而上。他们当机立断,决定分头行动:由凌淦率人急赴安徽颍州、寿州采购粮食,而熊其英部则先期渡河,北赴怀庆勘查灾情。此函书于1878年4月29日。

5李麟策、熊其英致诸先生大人函(光绪四年四月三日)

四月三日弟李麟策、熊其英顿首谨覆诸先生大人均鉴:

前月廿六日接到第一通惠函(二月廿二所发)、并禀稿、码单等件,欣悉六千专款由津转递,此项宝银经李秋翁托张松云兄承解,三月廿二日于济源收到。本月二日接到第四通惠函(三月初五发),籍稔截至前月杪,中间尚有两通解款,感激之余,方深悬系。今晨范镖及张步翁到来,第二通惠函(二月二十五日发)读悉。此批宝玖拾柒只,一一验收。统计前后,惟续寄秋亭之一百只,此时尚未收着耳。局中联收票乙纸,谨奉去(系镖解之一批);其由松云交到者,联票即付松云之手,将来转从秋亭交申也(此事体制如此)。伏念时局艰难,官捐民劝,同时并举,协款得此,要非易易。是非诸君子鼎力仔肩、善气感通,断不能如响斯应!此恩此德,弟等承乏散放,目击疮痍,感激涕零,实与灾黎共之。此间情形,前月廿八瞿星兄等北渡,明日弟其英偕步洲继往,计算曲兴运粮亦到矣。“饥者易为食”,拟即从济邑下手[不敢再迟迟矣][5]。此时河北光景,死者死,而亡者亡,如济源者不一而足,视去冬更上了一层。看来修武、阳武等处乡村,非多设粥店粥担不足以救急。局中当于查户外推广为之,总期从枯肆中索活鳞也。种种尚容再陈,同事均好,勿念。前二千言公信,绥之抄览未?手覆,此颂善安同福。

弟麟策、其英再拜四月三日

外附局收一纸,乞照入,勿误。

(十七到)

此信为米黄色朱丝栏笺,每半叶八行,四周单边,版心下有朱印小字“东来仪”,一纸。

按:稔,原指谷物成熟,引申为事物酝酿成熟。《国语�吴》有:“吴王夫差既杀申胥,不稔于岁,乃起师北伐。”韦昭注:“稔,熟也。”唐柳宗元《柳先生集》卷五《箕子碑》有:“向使纣恶未稔而自毙,武庚念乱以图存,国无其人,谁与兴理?”据此又引申为熟悉。宋叶适《宣教郎夏公墓志铭》有:“随所遇,若素稔。”

张步翁,张文炳(字步洲)。

宝,即银元宝。饥者易为食,典出《孟子�公孙丑上第三》:“饥者易为食,渴者易为饮。”云饥饿的人容易为其准备吃的,干渴的人容易为其准备喝的。泛指处于困境中的人容易感到满足。

从枯肆中索活鳞,俗称斗水活鳞。《庄子�杂篇:外物第二十六》有:“周昨来,有中道而呼者,周顾视车辙,中有鲋鱼焉。周问之曰:‘鲋鱼来,子何为者耶?’对曰:‘我,东海之波臣也。君岂有斗升之水而活我哉!’周曰:‘诺,我且南游吴越之王,激西江之水而迎子,可乎?’鲋鱼忿然作色曰:‘吾失我常与,我无所处。我得斗升之水然活耳。君乃言此,曾不如早索我于枯鱼之肆。’”以斗升之水而活涸辙之鲋,比喻以微薄的资助解救燃眉之急。

二千言公信,即函8。

熊其英等在开封江苏会馆逗留期间,于4月28日收到谢家福等后方人员3月25日所发第一封公函,5月3日收到4月7日所发第四封公函,5月4日收到3月28日所发第二封公函。另外。由李金镛委托同乡张松云承解的赈款,在镖局的护送下,于4月24日安全运抵济源,共计元宝九十七只(合银六千两)。由于河北怀庆府一带山路崎岖、地势险峻,故瞿家鑫、江振恒、程以约三位身体强健者率先于4月30日渡河北上,熊其英、张文炳等亦准备在5月5日出发继往。目击满目疮痍的灾区景象,赈豫诸君抱着与灾黎共患难的决心,期盼以己绵薄之力播撒甘霖,使久旱如枯肆的灾区得润春露,使涸辙之鲋般的灾民重获生机。同时,熊其英也借用《孟子》中的典故,暗暗表示出对时局和当道的不满。(“饥者易为食”前一句是“且王者之不作,未有疏于此时者也;民之憔悴于虐政,未有甚于此时者也。”)恰如函8中所云:“奇荒之来,虽曰天命,亦人事有以酿之。”此函书于1878年5曰4日。

(未完待续)

注释:

[1]熊其光,字苏林,一字韬之,号羽华,室名海琴楼。道光二十七年(1847)进士,官至户部主事。

[2]赵尔巽等撰:《清史稿》卷四百五十一,列传第二百三十八,中华书局1959年,第12570页。

[3]原文为:“王子猷、子敬俱病笃,而子敬先亡。子猷问左右:‘何以都不闻消息?此已丧矣。’语时了不悲。便索舆来奔丧,都不哭。子敬素好琴,便径入坐灵床上,取子敬琴弹,弦既不调,掷地云:‘子敬,子敬,人琴俱亡!’因恸绝良久。月余亦卒。”见徐震堮撰:《世说新语校笺》下册《伤逝第十七》,中华书局1991年,第353页。

[4]信尾圆括号内者为谢家福收到信后墨笔加注,以下同。

[5]信中方括号内者为熊其英所书,后被其删去,以下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