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博物馆馆藏谢家福档案选辑校释(八)——凌淦(等)致谢家福(等)函稿 -w66利来

各位尊敬的观众及市民朋友:

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发展,苏州博物馆2020年度新志愿者招募工作将推迟启动,具体启动时间请关注苏州博物馆w66利来官网或微信公众平台发布的通知。

感谢广大观众及市民朋友一直以来对苏博志愿社的关心与支持,苏博志愿社的全体志愿者也将持续提升服务水平,用热情、专业和耐心服务更多苏博观众。

同舟共济,共克时艰,相信我们定会战胜疫情!

苏州博物馆

2020年2月7日

关闭
时间:2016年10月12日 浏览次数:24008

作者:徐钢城(苏州博物馆)

兰阶、薇伯、莪庵年姻仁兄大人阁下:

傍晚接八月十一日惠书,知怀庆所上水灾一函,度已登览。后八月初四日由河北道署挑递一函,度计日可达。头绪纷繁,欲言不尽,谨条析陈之:

一、现办武陟水灾,老龙湾北岸计十一村,已随查随放;南岸已查者三十一村,未查者尚有十二村。办水较难于办旱,未能迅速;潘振翁实心实力,可敬之至。

一、修武为武陟之下游,适当其冲,共淹九十余村,尤重者四十余村。大令刘济臣屡次来函告急,曾亲至木栾店。所有抚宪赈银一千两,亦欲照我局所查户口散放。纯翁已于十六日前往修武,襆被下乡查户。镇扬局邵天翁后至,分路开查。

一、获嘉水灾,严佑翁已由延津而至,屡次函商办法。闻佑翁九月杪将回南,至新乡被水十六村,且俟办毕后再作计较。

一、林县势难兼顾,侯敬翁由辉县就近前往;并嘱瞿星翁与尹荩臣携银二千两协办。因人手、款子不敷,只好专办雹灾村庄,约出月可以回来。

一、以工代赈一节,被水后,居民岌岌有其鱼之叹。与其俟决口之后,死者不可复救,不如于将决未决之时,赶紧修堵,可保全无数灾黎,因作以工代赈之举。现在大虹桥、五车口、赵樊口三处均已告竣,后续修陶村尚未竣事。四处险工相似,共用银四千余两。赖崔季翁亲自督理,所以事半功倍。

一、五车口地方,为温、孟、济三县并山西凤、垣、阳必经之路,难民回籍者纷纷。因属蔡戒山专司资遣一事,每名给钱四百文,老病不堪者给银一两。日上渐少,今日停止。

一、周恤寒十,由教官开列名单。固是正办,惟教官与诸生亦未必深悉,山长亦然。现每至一处,择一公正绅士,属其开列几名,即就几人中择老实者访问之,尽招贫病交迫、非此不能存活者至,儒寡尤急中之急。惟往查非易,近属张步翁专覆查。步翁年尊,且会官话,言语尚通,甚为妥致。弟苟有暇,亦仝往覆查。济源有廪生名昭俊,圣裔也,夫妇皆病,三子皆幼。招之至局,褴褛如丐,与之谈良久,知为绩学之士,且无一语言贫。赠银十两,泣而言曰:“今而后始有生计矣!”

一、朱九翁几位由汴至木栾店,因代赎不多,欲将此款移办河南之新安(屡逢该处来者云:新安、渑池之苦,与济源仿佛),惟携款只有四千五百两,因向我局取【借】银一千两。廿四日行将启程,适金苕翁亦至(携带妇女数人,饬人各处资遣),公同商议:苕翁将代赎之款提出一万五千两,与九翁合办新、渑两县(该处之苦与济源仿佛),票上刻“给放麦种”四字,不居放赈之名也(其实放赈与开征并行不悖可也)。

一、苕翁今日回汴,将河北一切情形面禀中丞,一面属鞠孙驰往新、渑。苕翁云:鞠孙体用兼备、独当一面,绰有余裕。归德属薛霁翁主持其事。苕翁临行云:灵宝一局,欲兼办陕州、阌乡,地方辽阔、山路崎岖,较他局尤难措手。渠与朴山之尊人旧交,意欲至灵宝一次,属弟致意诸君,速即函致莲翁作札致胡小翁与其弟云云。此苕翁之热心也。

一、我局赈务,约九月初办毕,武陟、修武度十月初亦可了事,即拟移局怀庆。请仝事健步者几位,重至邵原、西阳再放一次。盖邵、西自五月十八得雨后,至七月十一始又得雨,秋已槁矣。至此时或留或归,谨俟诸君函至,惟命是从。纯叔曾于十六日发一公函,弟适于十五日堤工有事、崔季翁见招,宿于工次。次日回局,纯翁已开车,未见函稿。闻有冬赈之说,弟则可进可退,未敢遽有求见也。

一、我局赈款,据玉翁云:省中尚存三万余金(帐上四万,内有保婴及另款尚未提出),现局中尚存八千余金。彀放武陟、修武,二万金足矣;邵、西亦不过万金,从此结束(未识佑翁要来拨款否),尚可敷衍家乡,可谓悉索敝赋矣!诸君之筹画,可谓心力交瘁矣!!鄙意以公款既帆随湘转,我辈似不必逆流挽舟。刍荛之见,未识有当否?

一、仝事诸人,经瑞生病在汴梁,未曾到局;徐春生到原武即病;司马书绅返自济源,至武陟亦病,皆回汴梁,闻即日仝徐君回南;张如馨甚妥,现在局中;张桂一同潘振翁查户颇认真;陈少兰在工次;清卿管账目;陈春岩往卫辉办小米,崔季翁云:卫辉小米十八日每斗三百五六十文,而麦价甚贵,盖农民急售小米购些麦种,转瞬必贵。以三千试办,由水路运修武,将来搭放。

一、赵、谈两君,仍在修武大王庙收孩,有五百余名。纯翁函来,称其办得甚好。菘甫昨有函至,云须俟弟至修武面商一切,然后移局怀庆。怀庆房子已定,甚宽厂,有五六十间。

一、棉衣,本地尚可筹办。昨姚彦翁有函来云:在汴省买过两面杜布者,甚好。我局前转托崔季翁在汴梁亦办过四千件,共袄裤二千套,每套扯八百文,做新者约一千二三百文一套。穷民典卖已尽,此亦赈务中之不可缓者也。

玉翁专足来此,守候覆音,藉此布臆,灯下拉杂草此,即请均安,诸维鉴查不宣。

年姻弟凌淦顿首

八月廿七日

另启:附览舍弟处家信,费神饬寄。另步洲一函,祈转交吴迈公,如有收条,望即寄下,以须向友翁归还。(九月十九到)

(朱丝栏笺,二纸,每纸三十六行)

按:抚宪者,下属对巡抚的尊称。襆被者,以包袱裹束衣被,意为整理行装。唐•宋之问《桂阳三日述怀》诗有:“载笔儒林多岁月,襆被文昌事吴越。”襆亦可作“襥”,原指古时深衣之下裳。《尔雅•释器》有:“裳削幅谓之襥。”郭璞注:“削杀其幅,深衣之裳。”凤、垣、阳者,指山西省泽州府凤台、阳城和绛州直隶州垣曲。山长者,唐、五代时学者于山中设立学舍,称为书院;其中主讲并总理院务者曰山长。如宋•马永易《实宾录•山长》记载唐刺史孙丘在阆州北古台山置学舍,延尹恭初为山长。自南宋及元,官办书院一概置山长与学正教谕,负责讲学兼领院务,由礼部和行省宣慰使选任。如《宋史•理宗纪五》记载宋•何基曾任丽泽书院山长。明清两朝,山长改由地方官聘请,清乾隆三十一年(1766)改名院长,后仍名山长。清末改书院为学堂,山长之制始废。元•吴养浩《象山山长岳仲远美任》诗有:“雅有岳山长,三年今在兹。”官话者,元明以来泛指以北京话为基础的北方话。因旧时在官场中广泛使用,故称。清制规定:举人、生员、贡生、监生、童生不会官话者,皆不准送试。其中又可分北方官话、西北官话、西南官话、下江官话四个子方言。明•谢榛《四溟诗话》卷三有:“及登甲科,学说官话,便作腔子,昂然非复在家之时。”廪生者,谓明清两朝由官府给予膳食的生员,也称廪膳生。明洪武二年(1369)下令府、州、县皆置学,府学生四十人,州、县依次减十,均有定额,每人每月给廪米六斗。其后名额增多,遂称初设食廪者为廪膳生员,省称廪生;增多者为增广生员,省称增生,无廪米;后来名额再增,则附于诸生之末,称附学生员,省称附生。清代沿用明制,凡初入学者皆谓之附生,经岁、科两试等第高者,可补为增生;增生可依次升为廪生,称补廪;廪生中食廪年深者可依次升国子监学生,称岁贡。廪生名额及待遇视各州县大小而异。朱九翁者,朱惟沅。鞠孙者,即菊孙(熊祖诒)。薛霁翁者,薛霁塘。朴山者,即璞山(经元仁)。尊人者,对父母的尊称。《旧唐书•王重荣传》有:“雁门李仆射,与仆家世事旧,其尊人与仆父兄同患难。”帆随湘转者,典出北魏•郦道元《水经注》卷三十八《湘水》,其中“(又东)北过重安县,又东北过酃县西,泰水从东南来注之”条目下有:“衡山东南两面临映,湘川自长沙至此,江湘七百里中有九背,故渔者歌曰:帆随湘转,望衡九面。”本指江流曲折多变,此谓赈款到位数量由多到少、渐趋枯竭。刍荛之见者,割草曰刍,打柴曰荛。《孟子•梁惠王下》有:“文王之囿方七十里,刍荛者往焉,雉兔者往焉,与民同之。”引申指割草采薪之人。《诗•大雅•板》有:“我言维服,勿以为笑;先民有言,询于刍荛。”后世又作为自譬草野之人或浅陋之见的谦词。唐•刘禹锡《为杜相公让同平章事表》有:“辄思事理,冀尽刍荛。”姚彦翁者,姚岳钟。

沁河水患造成武陟、修武、获嘉、新乡等地汪洋一片、泛滥成灾。苏州助赈局和镇扬助赈局各自倾全部之力,奔赴灾区开展救助。武陟方面:老龙湾和原村决口处受灾最重的五十四个村庄,经过凌淦、熊其英等分头查放,至9月底已查过四十二村。同时组织当地劳力以工代赈,抢修大虹桥、五车口、赵樊口、陶村各处决口堤防,并由崔季芬亲自督工管理,助赈局为此出资四千多两;五车口方面:此乡地处温县、孟县、济源三县交界,又是前往山西凤台、阳城、垣曲等处必经之地,两省难民交汇于此。赈局派蔡戒三蹲守此地,负责资遣回乡灾民,每人四百文,老弱病残者增至一两;修武方面:被水九十余村,灾情极重者四十六村。县令刘通已将抚院所拨官银一千两,仿效江南义绅之法查户散放。但因寡不济众,遂屡次向正在武陟的苏州助赈局修书告急,甚至放下身段,亲自跑到木栾店搬救兵,情形甚为狼狈。念在其民何罪,助赈局让正在修武大王庙办理慈幼事务的赵翰,先每天赶制馍馍二千个,紧急散放灾民。在谈国樑给后方的函中,是这样描述的:“弟与松翁做饼二千个,坐马下乡给饼。行至二十里铺,一片汪洋,房屋十去其九;饥民尽在水中,啼哭不止。强壮者水中尚能行走,最可怜者:老弱妇女,牵连行走,跌在水内,一连数次,呜呼哀哉!妇女小孩将饼丢在口中,忽听得一声响处,旁有房屋倒下,吃饼之妇女小孩尽死在水中矣!”9月12日,熊其英奔赴修武,打包衣被下乡,与谈国樑一起开查,镇扬局派来的邵天禄也随后赶到,分路查访;获嘉、辉县方面:镇扬局严作霖等火速由延津赶去救急,待此地查赈完毕,再赴新乡,办理受灾的十六个村庄。熊其英又从本局所存赈款中拨出一万四千两,供严调遣;林县方面:凌淦派瞿家鑫带领随从尹荩臣,携带赈银二千两,会合从辉县出发的镇扬局侯敬文(携带赈银一千两),一起赶往彼处,专办遭受冰雹灾害之村,潘民表亦于不久后前去增援;河南方面:浙江助赈局的经元仁、经元猷、宋俊、张金福、孙甫之、孙贯之、马嘉甫、顾越林、吴保详等人在灵宝设局,与上海协济局胡培基和熊其英之侄熊祖诒一同合办赈务,兼顾陕州直隶州的陕州、灵宝、阌乡和河南府的新安、渑池五地,同时截留从陕西逃难来豫的灾民。9月10日,由南方派出、赴中州办理收赎局事务的浙江绅士朱惟沅、杨镐、林继良、许澍四人,经一路跋涉,到达武陟县穆陵关,拜见凌淦、熊其英。他们随身携带的赈款只有四千五百两,而其所欲办赈的新安、渑池两县地方辽阔,灾情与济源不相上下。故凌淦从本局资金中拨出一千两,助其使用。20日,金福曾亦赶到此地,他提议将代赎局专门款项二万两中提出一万五千两,专门用于新、渑两地之赈。慈幼保婴方面:谈国樑、赵翰诸君自7月20日于修武城外大王庙开设慈幼局以来,将局中所收难孩每十人分为一号,设一名号长,当差者即从中挑选轮换;四岁至七岁男女孩则招聘本地老妇照看,而一岁至四岁婴幼儿留养实在困难,遂变通成法,放在局外可靠人家寄养,其父母姑姨等直系亲属核对确实者,均发一腰牌,每五天给钱三十五文;对于已到学龄的儿童,开设义塾,延聘塾师教授《四书》、《五经》等课:局中伙食为每天早晚小米粥、中午食饼,食物多寡视年岁大小、体力强弱而不同。在开办慈幼之初,众人曾商定:设立固定之局,以收无定之孩,并且已将怀庆府城选作最佳场所(因为河内地区较为富庶,便于就地筹款及寻找收养人家,且有崔季芬可资照应)。设局修武,原准备暂寄于此、不久即迁,奈何沁河决口,道路不通,洪水波及,局门外一片汪洋。市集上小米价格暴涨,局中煮粥几乎绝粮,水退之后,情况稍有好转。谈、赵二君思忖义赈各项,枝枝叶叶点点滴滴,无一不关苦人生计,唯恐一旦离去,将有不少儿童又要重堕苦海。修武之局,似应留过冬天,等来年春暖花开时再迁不迟。为此赵翰特意致函凌淦,请其亲赴修武一趟,商议是否移局怀庆。棉衣方面:因为北方天气早寒,而灾民身无长物,一旦冬季来临,饥寒交迫在所难免。协济局同人未雨绸缪,先行设法筹办棉衣。开封的江苏留养幼孩局姚岳钟购买棉衣五千件,并准备再购五千件,送往河北灾区。凌淦则委托崔季芬在开封置办棉衣棉裤二千套(合四千件),慈幼局也招聘当地老年穷妇,亲手缝制孩童冬衣,且一针一线都亲自检查,不畏烦琐。所有这些,均是为了即将到来的冬赈作提前准备。此时局中,徐春生、司马书绅皆染病回汴,欲束装南归。凌淦心中则茫茫然不知所措:冬天的赈事看来遥遥无尽期,家中妻子缠绵病榻几度危殆,到底是走是留呢?他在信中试探着谢家福的看法。此函书于1878年9月23日。

24.凌淦致申、苏、扬局诸仁兄函(光绪四年九月二十四日)

申、苏、扬局诸仁兄大人均鉴:

月之十三日接读惠函,覆函系纯翁主稿,即日由汴寄奉,想计日达览矣。重阳风雨自初六日起,至十八日始止,沁水大发,较前决口之时更涨四五尺。新修四处堤工:大扫冲去其二,小扫冲去其五十六之多。五车口来报险工,潘振翁与瞿星翁诸君黑夜冒风雨而往,悬赏下大柎十数株,始能挡住。振翁查原村一带,遍历各乡。以原村口子水虽退出,而下游数十村庄尚有积水三四尺,能节节疏通、逐渐放出,则行人不致病涉,麦子亦可补种。遂与潘辛翁商议定夺:于最低之方陵村开二尺许口门,弟即属其在口门旁安挑土袋、木桩、麻绳等物,预防黄水暴涨倒灌而入也。初十日至十四、五间,水已退去过半,讵风雨之际,沁水仍从原村决口处漫溢而入,较未放之前更高尺余,坍塌房屋无算。事机不顺,非人力所能挽回。老龙湾地方:水势顺流而下,平地波涛汹涌,修、获等处大受其害,就目下情形论之,实有不可收拾之势。纯翁、佑翁、松翁俱发公函告急,鄙意以我乡既縻如此,巨款本非不竭之源,且去腊新春淦亦曾经募,深知出钱诸君实系诚心为善、勉力输将,且有剜肉以补疮者。辗转思维,殊不知计之所出。为德不终,弟等固难辞办理不善之咎,然亦时势使然,无可如何也,天乎人乎,谓之何哉!纯翁水乡查户,憔悴可怜。振翁忧形于色,时而夜不成寐,弟时常劝解之,恐其致疾也。苕翁回汴后,中丞派往周口办收赎事,闻贩子正法一名,救出妇女四十余名。鞠孙仍在归德,新、渑之行,叶君梨轩、严君子平与苕翁令弟选青兄任之,会同浙局并办两邑。顷朱九兄致弟一函(原函附览),经璞翁昨有函至,云:陕、灵、阌三处十月杪可以竣事,专此布告,敬请均安,不尽欲言。

愚小弟凌淦顿首

九月二十四日灯右

(朱丝栏笺,一纸二十七行)

按:縻者,縻费。縻,通“糜”。言耗费也。唐•刘禹锡《论废楚州营田表》有:“今则徒有縻费,鲜逢顺成。”剜肉补疮者,亦作剜肉医疮。语本唐•聂夷中《伤田家》诗:“医得眼前疮,剜却心头肉。”比喻不顾一切以救眼前之急。为德不终者,原作为德不卒。典出《史记•淮阴侯列传》:“(韩信)召所从食漂母,赐千金。及下乡南昌亭长,赐百钱,曰:‘公,小人也,为德不卒。’”指好事没有做到底。

河北地区自8月下旬罹遇沁河洪涝灾害以后,经江南助赈局同仁会同各地官府紧急救助,至9月底灾情已经渐趋缓和。被洪水冲毁家园的乡民们,在获得粮食、衣物、炊具、席片、药品等救济后,生存暂时无虞。正当义绅们忙着组织百姓抢修堤坝、补种秋麦,以期收拾残局、准备冬赈时,新一轮的灾难却无声而迅猛地袭来,扑向筋疲力尽、毫无防备的人们。临近重阳,本是秋高气爽的金秋时节,但从10月1日起,狂风暴雨再度覆盖整个河北地区,淫雨倾盆,数日不开;朔风呼啸,摧墙拔木;沁河水位猛涨,较上次决口时更高四五尺,老龙湾一带曾经决堤的五车口、大虹桥、赵樊口、陶村四处大口,有两处再告失守,其余修补过的小缺口,亦有五十余处被再度冲开。更为吊诡的是,秋风秋雨夹杂着雪粒,气温骤降,仿佛进入了冬天。绵延彰德、卫辉、怀庆三府西北部的太行山一夜之间积雪皑皑,各自在外查户诸君,由于猝不及防未带棉衣,无不受冻着凉。雨势至5日稍缓,熊其英坐船自老龙湾东下周流、小营等地查赈,潘民表和瞿家鑫则冒雨赶往五车口,现场组织民工抢修堵漏。决口虽被挡住,但溃堤处下游数十个村庄,仍然浸泡在三四尺深的水中。凌淦与潘民表经再三商议,决定在地势最低、靠近黄河的方陵村堤岸,挖开一小口泄洪入黄,并于开口尺预备土袋、木桩、麻绳等物,以防黄河暴涨倒灌。经过一番堵疏结合,到10日,积水已退去一半。孰料天不遂人愿,风雨再度猛烈,直至13日始停。刚刚堵住的原村缺口又一次溃决,冲塌房屋无数,老龙湾一带亦是波涛汹涌,水势比未放之前更高尺余。修武、获嘉其余各县灾况稍轻,但也是汪洋一片,宛如水乡泽国。此外,西至济源,东到卫辉,武陟、新乡、延津、辉县之间,所有道路都成泥泞沼泽,运输赈粮车辆尽陷泥中,交通断绝,河北地区已成一发而不可收拾之势。面对此情此景,熊其英(见《熊》文函37)、谈国樑、赵翰纷纷写信,向后方告急求援。在谈国樑的信里,是这样描述的:“本月初九日酉刻,忽起狂风大雨,将局内五株大树连根拔起,二门上墙垣被压坏。其夜风雨之声不绝,次日清晨,只见一片汪洋大水,诸同事正在商议如何退水,忽见本局当差大孩史金从外跑进,看他大惊失色,口内连声说道:‘老爷,不好了!沁河又开口了,沁河之水已到吾局,我们所收之孩并老妇尽行跌在水中。’于是即派当差数人,将小孩老妇尽行驮进内宅。小孩老妇浑身泥水,啼哭不休,见之惨然。忙将湿衣被褥尽行更换,并将好言抚之慰之……追思河北饥民不知造何大孽,至于如此奇荒也。刻下沁河口开后,水冲六县,修武、获嘉、新乡、武陟、延津、辉邑等处数百余里,人死无数,平地水深数尺,低洼淹及丈余。成熟之禾稼无收,安处之室庐尽毁。流离载道,急遽逃生,曳女牵男,扶幼携老,冲风冒雨,犯露蒙霜。或饥饿于沟渠,或死亡于道路。日已交隆冬,积水尚未归壑,奈何奈何!”与谈国樑同在修武慈幼局的赵翰,亦写信告知其遇险经过:“九月以来,连朝雨急风狂,并下雪珠,水势大泛,天气寒冷异常。初十清晨,局内前后院水流有声,帐房书屋地形较高,尚未有水,老妇婴孩衣履棉被湿透。移时水向书屋而来,年老妇人倾跌水中呼救。顷刻之间,救命声、啼哭声、呼号声、风声雨声雪珠声一时嘈杂不堪!遂派人赶紧将幼孩抱至书屋,时水已平书屋阶沿,当此之际,心胆俱裂,急将帐房天井通水沟塞住。欲往城内居住,奈水深数尺,舟只板木全无,又值风雨交加、无可设法,言念及此,人心惶惶!……幸十二日水退数寸,帐房可保无虞,遍地已经湿透。此水系由墙角浸入,各友冬衣未带,当此极冷天气,犹住水阁凉亭;柴米仅够十日,大米已罄;门外一片汪洋,米、菜均无买处。熊纯翁水阻乡村,两赈局音问隔绝。下午远望太行山,积雪如粉,暴寒令人难受。”熊其英、潘民表等人顶风冒雨,各自下乡查户放赈,不仅体力透支,而且心忧如焚,个个憔悴不堪。看着委顿可怜的同事们,想着漫长的冬赈和南方越来越难以为继的募捐,凌淦感到身心俱疲,束装南归之心渐决。此函书于1878年10月19日。

25.凌淦致申、苏、扬局诸仁兄函(光绪四年九月二十五日)

申、苏、扬局诸仁兄大人阁下:

昨匆匆发函,尚多不尽之蕴,谨再续陈左右:

武陟自工赈并行以来,前次四处堤工,共用银五千余两。今冲去扫七个,新压之土尽行冲去,堤上狭处不过桌面开阔。此番不至决口,尚幸有此一举,否则不堪设想矣。现崔季翁重来督理,两处分办,瞿星五、张如馨兄经理账目。修后略为坚固,已须四千余千,然贫民赖以活命不知凡几,甚为合算。所可虑者:河水一冲,都成沙地,不能种麦,只能种黑豆;且积水不退,亦不能种,来春更无指望,为之奈何!武陟老龙湾十村随查随放,共用银乙千三百余两。原村共查卅九村,今日放毕:大口一两、小口五钱,共放九千余两。此次重被水灾,不能不再行补查。潘振翁、蔡戒翁、张桂翁现均在乡,尚未回来;陈少兰即日回南,勿念。此武陟之情形也。

修武被水更甚,纯翁查户极苦,其廿一日来函云:“从老龙湾口上船,见水势汹汹,对岸李梧槚一带尤为顶冲,白浪起处,见沙尘一抹飞扬,房屋数间已忽焉无有。当晚以水势回逆,抵周流渡口已晚,即于船中住宿。修武在北岸,船不能径达;运河两岸泥深没腹,道途多不能通。昨由小营村人用椅来抬,二十余人招呼,乃能寸步一移,得上南岸。小营坍房什居六七,好田多成沙土,不能下麦,尤为根本之患。其地属修武者仅数户,余二百余家属获嘉。弟念到此地步,岂可再分畛域,遂一律统查。独木之桥,过了许多,失足一次,一靴都盛水也。尹荩臣运钱,以水阻不能到修武,直抵木栾矣。”廿四来信云:“廿一日开查小营一带,从无数塌屋上走过,深处则从水淖中行。目击饥民无食无衣无居处并无柴火之苦,令人辄唤奈何,茫茫然殊不知所以为计!廿二日查焦庄、史庄,其地水灾较轻,而瘠苦不堪、遗黎零落。乘便查之,了此一路。其余被水未甚之村,拟俟水退可行之后再查,此时实无从措手足也。昨晚同荩臣回慈幼局,赵、谈诸君以局方被水,且救援近地呼号灾民,一切处置倥偬万分。弟与荩臣在此帮忙回赎冬衣,所有求赈之禀纷纷寸积,实迫于无所控告。时局如此,协局真不能了!嵩甫南旋之说,系闻我局有收束之议,先如此反扑之势,其实欲挽留我局。其致南中函稿告急,盖可见也。”此修武及慈幼情形也。

弟明知捐款已竭,岂敢为无厌之求!情形如此,捐款如此,进退都不能自主,只好做一日和尚撞一日钟。务祈阅过此信,即速作函付刊《申报》。即非以此募捐,亦使各处知河北实在情形,并知豫赈一事,出金者、经募者、办事者智、力俱穷、无可如何矣!至欲弟等作粉饰语,则万难附合也。再闻助赈一事,豫抚有请苏抚入告之说,如果有其事,千万不可将贱名开送。同事均属附笔,并非矫激,实在可耻之甚!君子爱人以德,千万照拂,容当泥首不尽也。至要至要,专此,即请德安。

弟凌淦顿首

九月廿五日发

(十.廿二)

(朱丝栏笺,一纸三十三行)

按:爱人以德者,语出《礼记•檀弓上》:“君子之爱人也以德,细人之爱人也以姑息。”指按照道德标准去爱护和帮助他人。照拂者,照顾,照料。明•无名氏《四贤记•寻亲》有:“小儿赖君照拂,老夫感戢无涯。”泥首者,亦作囚首。以泥涂首,表示自辱服罪。后指顿首至地。南朝 梁•任昉《为范尚书让吏部封侯第一表》有:“泥首在颜,舆棺未毁。”《世说新语•言语第二》第37条中“王丞相诣阙谢”下注有:“《中兴书》曰:‘导从兄敦举兵讨刘隗,导率子弟二十余人,旦旦到公车,泥首谢罪。’”

光绪四年重阳节的疾风暴雨,让武陟、修武、获嘉、新乡诸县再次浸泡在一片汪洋之中,助赈局义绅们千辛万苦维持的救助格局,也被无情的汹涌洪水瞬间摧毁。连续两次水灾的沉重打击,对于河北地区,尤其是怀庆、卫辉两府百姓而言,无异于灭顶之灾。在潘民表给后方的信函中,对此略有陈述:“武陟沁水决口,始自原村,继以老龙湾。原村所贯共三四十村,秋禾尽被水淹,要皆平地水深四五尺,一片汪洋,竟同泽国。居民皆撩水中臭粟,聊以充饥,即此亦不可多得。重阳前后,连下大雨十三日,天气骤寒,贫民觅食无路,饥寒死者不计其数。……老龙湾水势甚猛,由武陟直贯修武、获嘉、新乡等县,而修武、获嘉被灾尤重,水之所过,寸草无存;房屋冲倒,不计其数。……贫民出外谋生,涉水死者所在不免,困苦情形更甚于武陟。重阳前约已查去七八分,本期月内可以放竣,不料自初六日,下雨连十三天,沁、黄合涨,水势较前更增四尺,妇女老幼多在屋上避水,压毙压坏者不计其数,从前未被水之村,约又添数十。此等灾区去岁既无籽粒之收,今春又无麦秋之入,正值秋成在望、指日可收,而洪水特来,均遭淹坏。计此后天寒水冷,欲出外觅食,则跋涉为难;欲坐困水乡,则又将待毙;腊底春初,更有不堪问者。即目前有此一赈,亦仅足以补救一时,而极贫之家御冬仍然无具。嗟此灾区,今春大旱之后继以大疫,民去其七;而剩此遗黎,又遭此厄,何斯民灾重若是耶!”怀庆慈幼局赵翰的尺牍内,亦有:“河朔自重阳风雨,荐被水灾,协局殊有欲了不了之势。弟处本专办一事,有此波及,此月来孩额日广,安插为难;而癃老诣门呼号,势不能一笔抹却。岁时春日少,世界苦人多,局事遂日形丛集,看来冬天必别有一番惨惨之状。……所难者赤子无知,早晚哄集一堂,见其笑而亦笑,闻其啼而欲啼;不得无乳之母,难为有脚之春。”赈局诸公分头行动,凌淦、瞿家鑫、张如馨会同崔季芬督理老龙湾等四处决口堤岸,潘民表、蔡戒三、张桂一、陈常负责武陟查放,熊其英、尹荩臣赴修武查放,并与怀庆慈幼局的谈国樑、赵翰会合,协办冬衣回赎事务。各地急切请求救赈的禀稿如雪片般寄来,江南助赈义绅纵是千手观音普渡众生,到此时也只能顾此失彼徒呼奈何!加上南方募捐困难越来越大,善款来源日益枯竭、数量难以为继,前方诸君陷入了“归思同切而息肩无从”的进退两难困境之中。虽然众人一致公认凌淦办赈实心实力、谋事不遗余力,但事到如今,河南助赈之行已经变成一场遥遥无期的持久战争,熊、凌等人就像瘦弱的唐•吉柯德,向着庞大的风车一次次发起勇敢而无望的冲锋,又一次次被残酷的灾难碰得头破血流。面对着令人绝望的现实,平素办事精细、看似软弱的熊其英,反而愈挫愈勇,发出“时局如此,协局真不能了”的呼声;而一向言行豪爽、大刀阔斧的凌淦,则感到智力俱穷、无可奈何的疲惫。兴意阑珊的他,在写信招呼叶梨轩、陈春岩前来顶替自己、人事安排妥帖后,即准备南归。1878年11月15日,凌淦偕江振恒、张文炳、张如馨、蔡戒三,带着出师未捷的遗憾和愧疚,告别共同战斗了八个月的赈友,悄然动身离开中原,返回吴江老家。但他未曾料到的是:此次分别,竟成为他和熊其英的最后一面,两个月后熊因公殉职于木栾店,两位曾经并肩赈灾的老友就此天人永隔。而光绪四年这一次不平凡的河南之行,也在凌淦的生命回忆中烙刻下永久的印迹。此函书于1878年10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