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薛己母颜太宜人墓志铭考析 -w66利来

各位尊敬的观众及市民朋友:

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发展,苏州博物馆2020年度新志愿者招募工作将推迟启动,具体启动时间请关注苏州博物馆w66利来官网或微信公众平台发布的通知。

感谢广大观众及市民朋友一直以来对苏博志愿社的关心与支持,苏博志愿社的全体志愿者也将持续提升服务水平,用热情、专业和耐心服务更多苏博观众。

同舟共济,共克时艰,相信我们定会战胜疫情!

苏州博物馆

2020年2月7日

关闭
时间:2015年06月13日 浏览次数:27008
作者:金宏久 严建蔚

明薛母颜氏墓志铭出土于苏州,惜出土点亡佚,原石藏苏州博物馆。该墓志铭由志石和志盖组成,均青石质,方形,志石边长53厘米。志文楷书26行,满行36字,共849字,有方界格(图一),志盖阴刻篆书“诰封太宜人薛母颜氏之墓”十一字(图二)。墓志记述了颜太宜人的生平、家世及子姓婚娶的情况,还提供了一些关于薛己的资料,笔者试对该墓志简要考释如下。


图一《颜太宜人墓志铭》拓片


图二颜太宜人墓志盖拓片

一、墓志录文

因该圹铭未见著录,故先按原石行款录文,并用“/”表示分行,用“□”表示缺字,全文录入标点如下:

志盖:诰封太宜人薛母颜氏之墓

志文:

诰封太宜人薛母颜氏墓志铭/

太医院使薛君新甫以嘉靖癸卯十月二日葬其母太宜人于长洲县武丘乡彩云里祖茔,泣/言于余,曰:“己不幸蚤岁失父,赖吾母太宜人抚教成立,得以世业通籍于朝,扬历两京,列官禁/近,乃弗克自慎,为人构陷,几蹈不测,重为太宜人忧,既又失禄,无以给养,郁郁数年,而太宜人/竟疾不起,呜呼伤哉!且先大夫客葬京师,己罪废不得留,及是,又不得合大夫以葬,凡皆不孝,/己之罪也,终天之恨!所不忍弃,惟吾子锡之铭词,尚庶几少逭万一耳”。余悲其志,为叙而铭之。/太宜人颜氏,父孟时,甫娶于许,生太宜人。闻靖若淑端,丽而有仪,事孟时甚孝。孟时无子,且贤/爱太宜人,不欲令远去,择于薛得大夫公而馆□。大夫公讳铠,号会仁,尝游学官,寻以名医征/起隶太医院,与太宜人俱留京师。大夫公慷慨讦□,不能俯仰,□时□□牴牾,肮脏终身。太宜/人去富历而即贫薄,操□茹辛,艰苦百罹,曾不几微见于颜色,相大夫尤顺而正。大夫无子,少/家益落,太宜人掇拾完护,不及于坠□世医家。而太宜人教子必首业儒,谓非此不足称名医/也。故二子服其训,而新甫遂以儒医□家,入侍中禁,自御医擢南京太医院判,寻入为院使,累/赠其父为奉政大夫,而太宜人遂进令封太宜人。本伯颜氏,元之贵族也,入/国朝,始析颜为姓,奕世簪缨不乏,故太宜人闲于礼度,虽依父母以居,而不惑舅姑,寒暑馈问,/不以时废。比归,修妇道,益能□□,□供织纴,周旋曲备,性慈不害,待婢仆有恩而勤力,自将耄/不忘□。或以为言,则曰:“公父文伯之母且然,吾何为不可!”其敏而识职如此。太宜人生景泰乙/亥二月廿又四日,卒嘉靖壬寅正月二日,享年八十有八。子男二人:长正,太医院医士,娶项氏,/继袁氏;次即新甫,名己,娶朱氏。女二人:长适张鉴,次适太医院吏目江瑬。孙男五人:鸾,周府/良医;鹏,太医院医士;凤,太医院御医;鹍,鸿胪寺通事;鹄,幼。孙女三人:适刘泰、曹应骥、李守伦。曾/孙男四人:从仁,从义,从学,从德。曾孙女五人。铭曰:/诗咏关睢,维顺有诚,乃俭曰勤,亦有葛覃。维太宜人,靖□□哲,爰孝于家,于归有协。何以协斯,/夫君则贞,岂相斯克,亦教有成。有贤使君,在/帝之侧,茂恩煌煌,自天有锡。中更怫郁,弗以义既,乐且有仪,孰匪母贻。九十斯龄,母则寿只,/元言考钟,天则佑只。武丘之乡,彩云之里,葬从其先,有允弗杞。蓟门苍苍,有封若堂,既固既安,/大夫之藏。岂不首丘,衣冠在兹,有藏则深,魂无不之。季孙有言,合葬非古,尚安于斯,以永有祜。/
前翰林院待诏将仕佐郎兼修国史长洲文徵明著并书篆/

吴鼒刊

二、薛母颜氏的家世、生平

据记载颜氏是元朝贵族,元朝灭亡归为明朝后,开始以颜姓为姓氏。其父名孟时,因颜氏“靖若淑端,丽而有仪……孟时无子,且贤爱太宜人,不欲令远去”,所以找了个叫薛铠的大夫为丈夫(薛铠,字良武,是明代著名的医家)。

墓志记载了颜太宜人值得称道的两件事情:

一是治家有道。薛氏乃苏州世医之家。“太宜人闲于礼度,虽依父母以居,而不惑舅,姑,寒暑馈问,不以时废。比归,修妇道,益能□□,□供织纴,周旋曲备,性慈不害。待婢仆有恩而勤力”。

二是教子有术。“太宜人教子必首业儒,谓非此不足称名医也,故二子服其训”。薛己评价其母:“己不幸蚤岁失父,赖吾母太宜人抚教成立,得以世业通籍于朝,扬历两京,列官禁近。”

关于颜太宜人的封号,可以从刻在墓碑上的赦免的文字中反映出来,“累赠其父为奉政大夫,而太宜人遂进令封太宜人”。

关于薛母颜氏的年寿,据墓志记载:“太宜人生景泰乙亥二月廿又四日,卒嘉靖壬寅正月二日,享年八十有八。”可知薛母生于明景泰六年(1455)二月二十四日,嘉靖二十一年(1542)正月二日殁于长洲县,享年八十八岁。

薛母颜氏的葬地,墓志中有记录:“嘉靖癸卯(1543)十月二日,葬其母太宜人,于长洲县武丘乡彩云里祖茔。”

三、颜太宜人的后裔

据墓志记载,颜太宜人去世时,已有二子,二女,五孙,三孙女,四曾孙男,五曾孙女。记载较为详细,连官阶都一一注明。

长子薛正(太医院医士,娶项氏,继袁氏),次即新甫名己(娶朱氏);二女:“长适张鉴,次适太医院吏目江流瑬”;五孙男:“鸾,周府良医;鹏,太医院医士;凤,太医院御医;鹍,鸿胪寺通事;鹄,幼”;三孙女“适刘泰、曹应骥、李守伦”;曾孙男四人,从仁,从义,从学,从德;曾孙女五人。

其中次子薛己在中国中医史上也赫赫有名。

己,字新甫,号立斋。明代著名医学家,是温补派的开创者和代表人物。明代采取世医制度,医户子孙世袭医业,子承父法,师徒相传。薛己自幼继承家学。他天资聪颖,过目成诵,立志要成为太医院的最高太医。明正德初年(1506),薛己补选为太医院院士,正德九年(1514)擢升为太医院御医,奉侍明成祖朱厚熙皇帝汤药。正德十四年(1519)被授南京太医院判。嘉靖年间(1522—1565),又升任院使,出任最高太医,才刚过而立之年就已经掌管太医院事务,成为明代身价地位最高的医家。不久因事辞职归乡,潜心钻研,著书立说。薛己医德高尚,对于求治者总是竭尽全力进行治疗,还常到嘉兴、苏州等地出诊.薛己与同代名医汪机有很深厚的友谊,他们交往甚密,经常探讨学术问题。对某些问题的看法往往还相当一致。一生著作甚多,其代表著作为《保婴撮要》等[1]。

四、墓志著并书篆者、刻工

颜太宜人墓志由“前翰林院待诏将仕佐郎兼修国史长洲文徵明著并书篆”和“吴鼒刊”。
文徵明(1470—1559),名壁,或作璧。以字行,更字征仲,号衡山居士,私谥贞献先生,长洲(今江苏苏州)人,贡至京师,授翰林待诏。少拙于书,刻意临学,亦规模宋、元,既悟笔意,逐悉弃去,专法晋、唐。其小楷虽自黄庭、乐毅中来,而温纯精纯。行草深得智永笔法。大书仿黄庭坚者尤佳。隶书法钟繇,独步一世。生平雅慕赵孟頫,每事多师之。论者谓诗、文、书、画虽与赵同,而出处纯正若或过之。山水师沈周得其仿佛,益以神采,更出周上。然不肯规规模拟。遇古人妙迹,惟览观其意而师心自诣,辄神会意解,至穷微妙处,天真烂漫,不减古人。人称其兼有赵孟頫、倪瓒、黄公望之体。又善写花、鸟、竹、果。大图小轴,莫非奇致。海宇钦慕,缣素山积,寸图才出,千临百摹。家藏市售,真赝纵横。一时砚食之士,沾脂浥香,往往自益。而得意之笔,往往以工致胜。至其气韵神采,独步一时。有商人以十金求作画者,面斥曰:“仆非画工,汝勿以此污我!”其人大惭而去。凡富贵者来求,多靳不与。尤不肯与王府、中贵及外国人,贫交往往持以获厚利,至有待而举火者。在翰林大为姚涞、杨维聪所窘。时倡言于众曰:“我衙门不是画院,乃容花匠处此?”所刻印章,虽不能法秦、汉,然雅而不俗,清而有神,得六朝陈、隋之意,苍茫古朴,略有不逮。卒年九十。著《莆田集》[2]。此篇墓志铭应是其73岁时所写。

吴鼒,苏州当时著名的刻工,现存碑刻作品多是由文徵明书,吴鼒篆刻而成。其代表作品有:嘉靖四年(1525)元日刻《明江陵知县朱工墓志铭》(《宜禄堂收藏金石记》卷六十《文徵明书画简表》页291);嘉靖七年(1528)十二月二十三日刻《云南左参政凌溪朱先生墓志铭》(《宜禄堂收藏金石记》卷六十《文徵明书画简表》页291);嘉靖二十年(1541)九月十六日刻文徵明书《宫保白楼先生吴公传》(《文徵明书画简表》页89);嘉靖二十年(1541)十二月廿一日刻文徵明撰书《敕封安人钊嫔杨氏墓志铭》(《明清以来苏州社会史碑刻集》第52—53页,苏州碑刻博物馆藏);嘉靖二十五年(1946)三月二十七日刻文徵明撰书《顾璘墓志》(《拓本汇编》第55册第114页);嘉靖二十八年(1549)刻文徵明书《兴福寺重建慧云堂记》(《文徵明书画简表》页122—123);嘉靖三十二年(1553)刻文徵明书《葛滂行状石刻》(《上虞金石志续稿》(《上虞县志校续》卷四十);嘉靖三十三年(1554)刻文徵明书《渐斋先生王公传》(《常昭金石合志》(《重修常昭合志》卷十九)等等[3]。

注释:
[1]长青:《薛己》,《山西中医》1994年6月。
[2]俞剑华著:《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2006年,第39页。
[3]程章灿著:《石刻刻工研究》,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年,第432页。